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强暴小说

狐狸精一般的少妇嫂子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我哥哥的妻子贝莉简直就是个狐狸精,她是我见过的最性感的女人。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被她所诱惑。但是,我并不敢跟她有什么实质的接触,因为如果我那样做了,我妻子一旦知道肯定会杀了我的。
  另外,她毕竟是我的嫂子嘛。不过,我还是忍不住偷偷地打量她,有时候会趁机摸她一把。我想跟她调情,而且我的确那样做了。
  贝莉当然知道我喜欢她,所以她利用一切机会挑逗我。虽然我至今还没有看到过她的裸体,但她的主要隐私部位我还是看到过的。有时候,她在我面前弯腰做事的时候,我能从她开口很低的领口看到她没有戴乳罩的白皙丰满的乳房;有时候她在我身边走动的时候,我能从她很短的裙子下摆底下看到她窄小丁字内裤遮不住的阴户。
  有一次,我哥哥在他家里举办一个聚会,贝莉装扮一新地从浴室出来,抓住从门前经过的我问道:「你看看我后背的衣缝直不直。」
  我转过,看到她穿着一套老式的尼龙套裙,后背有一条宽宽的接缝,如果穿歪了就很难看。所以,她拽着裙子下摆让我帮她检查。其实,当时我根本没有注意到那接缝是不是直,我的注意力都被她丰满圆润的屁股吸引了。我喃喃地说:「我觉得一切OK啊!」
  说[全本完结]便匆忙离开了她,生怕控制不住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每次我们调情的时候,她总是会压我一头,最后逼得我不得不甘拜下风。比如,在另一次聚会的时候,我对她说:「喂,该死的小贝莉,你简直是秀色可餐啊!」
  「哦,那你怎么不来吃啊?」
  她回答道。
  「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让我们找一个没人的地方,你干脆吃了我算了。」
  说着,她撩起裙子,露出里面穿的性感丁字内裤。
  她和我都知道我很想那样做,但她和我也都知道我什么也不敢做,于是,我退却了,贝莉赢了。
  还有一次,我们在一个周末舞会上跳舞,她紧紧地贴着我的身体,让我的阴茎不由自主地翘起,顶在她的肚子上。她感觉到了我的坚硬,对我坏笑着。因为刚刚喝了不少酒,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我就对她说:「它喜欢你呢。」
  贝莉咯咯笑着说道:「不,它才不喜欢我呢。如果它喜欢我,就应该跑出来跟我玩。」
  我说:「它有点害羞,如果你请它出来,说不定它会出来跟你玩的。」
  「好啊,亲爱的,我愿意这么做。」
  说着,她伸手把我裤子的拉链朝下拉,又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她料定我一定会阻止她,或者从她身边跑开的。
  果然不出她所料,我紧张地甩开她的手,很尴尬地跟她说:「我们该休息会儿了。」
 ⊥拉着她回到了我们的座位。这次,她又赢了。
  我们就这样在一起相处了好几年。我不知道我哥哥对此有什么看法,因为他从来就没提过这事,但是我妻子却非常反感我跟贝莉开这样的玩笑。其实,我和贝莉开这样有点暧昧的玩笑从来也没有瞒过我老婆,而且,我和其他女人也开这样的玩笑,所以我妻子也不认为我们真的会怎么样,只不过穷开心而已。
  我一直认为,只要你不动真格的,那么对女人偷窥一下,欣赏一下,甚至跟她们打情骂俏一下,都应该不算什么错。
  我妻子知道我这样的观点,她的态度很简单:「看不看随你,调不调情也随你,但你别忘了,你的鸡巴是属于我的,也只能属于我。一旦让我发现你那个不老实的东西进错了门,我就把你那玩意儿切下来喂狗,让你永远也别想再挺着那东西到处发骚。」
  我和贝莉这样无伤大雅的调情在我们父母35周年结婚纪念聚会时突然变了味。那次,我姐姐决定为他们的结婚纪念举办一个助兴聚会,恰好我哥要出差,他就要我去父母家的时候顺路带上贝莉。
  「你别喝太多酒啊。贝莉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会喝得超过她的量。所以你千万别让她开车。」
  我哥哥临走的时候嘱咐我说。
  「你放心吧,我会亲自开车把她带去送回的。」
  那天我去接贝莉,她满脸微笑地上了车。但看到我妻子贝芙不在车上,她立刻收起了笑容。
  「贝芙呢?」
  她问道。
  「她回娘家已经好几天了。」
  「哦,是突然决定的吗?」
  「不是啊。那是她在我姐姐斯特拉决定举办聚会前就计划好的,订好的机票也没法退。」
  我跟她解释道。
  一路无话。在去我父母家的路上,贝莉眼望着车窗外面,一言不发。
  跟所有类似的家庭聚会一样,聚会上的来宾都是家庭的直系亲属和最亲密的朋友。没有舞会和音乐,大家只是坐在一起,喝着酒,聊着家常。聚会大约进行了一小时后,我突然注意到,贝莉一直在沉默的注视着我。我还注意到,她似乎喝了很多酒。
  又过了大约一个小时,贝莉起身朝我这边走过来。当时我正跟我的表哥汤姆聊天呢。
  「我想跟你说点事,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吧?」
  正好这个时候汤姆的妻子过来叫他,说时间不早他们要告辞了。说着,他们跟我说了声:「再见!」
 ⊥走开了。我转头问贝莉:「你想说什么呢?」
  「不在这儿说。得找个没人的地方。」
  她说道。
  「我不知道哪儿没人,亲爱的。这个房子可不够大,现在到处都是人。」
  「你跟我来,我知道哪里有地方。」
  说着,她挽着我的胳膊,走出房间,来到浴室。她把我推进去,然后她跟着进来并关上了门。
  「好吧,贝莉,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她将手里的酒杯放到坐便器的水箱上,然后说道:「我们俩相互观望已经有好几年了,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也应该知道我的想法。」
  说着,她解开了我的皮带扣。
  我感到很惊讶。当她已经解开我的裤扣,把我的拉链拉下一半的时候,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为什么要阻止我?你知道你很需要我。」
  「心里的想法只是想法而已,贝莉,并不是每个想法都要去实现的。你刚才喝得太多了,我想你大概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端起杯子递到我面前,说道:「你尝尝。」
  我喝了一口,那是水,是加了冰块的苏打水,看上去有点像伏特加酒。
  「我很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亲爱的。」
  她说着,把我裤子的拉链[全本完结]全拉开,我的裤子一下掉到脚腕上。我想伸手把裤子拉上来,但她已经先握住了我的阴茎,一边套动一边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着。
  我从来也没有做过对不起妻子的事情,我并不是一个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整天想着追逐别的女人的男人。但是,如果一个女人硬送上门来我该怎么办?况且这还是我心仪多年的女人。现在,她正握着我的阴茎,一边套动一边舔着,我能怎么办?我从来也没有设想过我们之间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还能对她说「不」吗?
  为了我的名誉,我很艰难地对她说道:「别这样做,贝莉。这样是不对的,我们不应该这样做。」
  贝莉没有回答我,她将我的阴茎全部含在嘴里,使劲地吸吮着。我放弃了反抗,默默地接受了她。
  贝莉的口交技术实在太好了,我感觉自己像上了天堂一般的舒服。我妻子不喜欢给我口交,除非是我长时间地和她做爱并一个劲儿地哀求她,她才会偶尔做一下。但她的做法也只是在给我手淫的时候亲吻和轻舔几下而已,从来没有像贝莉这样把我的阴茎[全本完结]全含在嘴里,也从来不许我射在她嘴里。
  现在,从贝莉的动作来看,似乎让我享受她的口舌服务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任务,她不停地舔着、吸着,她套动着我的阴茎,搓揉着我的睾丸,她甚至用手指轻轻按揉我的肛门。
  妻子给我口交的时候,总是让我在即将射精的时候抽出来。但是,当贝莉知道我就要达到高潮的时候,却用双手紧紧抓住我,把我的阴茎使劲含进嘴里,让我把每一滴精液都射进她的嘴里,并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然后,她继续含着我的阴茎,轻柔地用舌头舔着,直到它彻底软化。
  她仔细地将我的阴茎清理干净,放回到我的裤子里,然后看着我说道:「我希望你能满意。」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是说,我们以前只是开开玩笑而已,你现在为什么这样了?」
  我问道。
  「唉,说来话长。这样吧,现在我们出去告辞吧,然后我在回家的路上讲给你听。」
  回家的路上,开始几分钟贝莉一声不吭。后来,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转头问我道:「你对你哥哥变态的性癖好了解有多少?」
  「我,我根本不知道他有变态的性癖好啊!」
  「可是,他的确有,虽然那对我们家庭没有太大的危害。在我和他生活的这么多年里,我拒绝了他许多奇怪的要求。他总是喜欢浏览色情网站,把我的裸体照片和一些我们做爱的视频上传到那些网站去供别人观赏。」
  「当然,他会把照片上我们的脸涂黑,但我还是不喜欢他这样做。我想,大概有成千上万的人看过我的裸体,也看过我和你哥哥做爱了。他一直向我保证,不会有人知道那是我的,所以,我也没太在意。」
  贝莉一边说着,一边拉开我的拉链,掏出我的阴茎抚摩着。
  「他还很喜欢看色情影碟。有天晚上他租了几盘影碟,我们在床上一起看,然后疯狂地性交。还有一件事是他非常喜欢但我坚决拒绝的是,他想让我跟别的男人性交,而他在一边观看,然后加入进来。这些年他一直要求我当着他的面和别的男人性交,但我都坚决地拒绝了。但是,突然,大约一年以前,他不再央求我那样做了,我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解脱了。」
  「有一天,我去电子街购买DVD播放机时,看到一款迷你型的摄象机,我很喜欢,想买一台回家,把我和你哥哥做爱的镜头都悄悄的录下来,然后再放给他看,这样不就等于让他看我和男人做爱了吗?再说,他实在是喜欢看做爱的录象,与其出去买,还不如我自己录。」
  「于是,我让一个售货员给我讲解一下它的功能和用法,售货员告诉我那机器有声控录象功能。他告诉我说,这个机器在打开电源开关后,可以进入休眠状态,等到有较大的声音时,它就会被声音唤醒,并开始录象。」
  「这正是我需要的,所以我买了它。我想用这个机器把我们做爱的画面录下来让他观看,给他一个惊喜。周六那天,你哥哥出去打高尔夫球了,我就悄悄地把机器安装在卧室一隐蔽又能照到整个房间的角落,并连接好了电源。」
  「那天,我在你哥哥回家之前打开了摄象机的开关,然后,我慢慢地脱掉衣服,穿上吊袜带、尼龙袜和高跟鞋,端着一杯马提尼酒下楼迎接刚进门的老公。吃[全本完结]饭,我们赶快跑到楼上的卧室里开始疯狂地做爱。」
  「我想让录象的效果更好,所以用各种方式——口交、肛交、阴道交疯狂做爱,用我所能想到的各种姿势,在卧室里的每个角落,我们整整做了3个小时,然后,筋疲力尽的我们很快就睡着了。」
  当讲到这儿的时候,她搓揉得我再也忍不住,马上就要射出来了。于是,我把车停在路边,想平静一下自己的情绪。贝莉显然知道我为什么停下车,她更加快速地套动着我的阴茎,同时低下头,含住了龟头。
  像刚才在我爸妈家一样,她让我把精液都射进了她的嘴,又全部咽了下去。
  等一切都平静下来,我才重新发动汽车,继续向她家前进。
  「听你讲了半天故事,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那样对我。」
  我开口说道。
  「我还没讲[全本完结]啊,亲爱的。第二天早上,我用吸吮他阴茎的方法把你哥哥叫醒,我们又好好做了一次爱,然后我们才起床、洗澡、吃饭,就各自去上班了。直到那天晚上下班回到家,我才有机会去查看一下录象。那摄象机的功能真棒,画面和声音都非常清楚,可问题是,画面里的女人并不是我,至少在前半部分不是我。」
  「很显然,我亲爱的丈夫你的哥哥那天白天带着两个客人回过家。我说的没错,他是在那天上班时间带了两个人回家。我想,他大概是已经厌烦了我总是对他想玩3P的念头说『不!』,所以他去外面找别的人玩。我看到,在录象里,我丈夫和另一个男人一起用各种方式奸淫着那个女人。」
  「她吸吮他们的阴茎,吞吃他们的精液,她让他们跟她肛交,她的肛门和嘴巴里同时各插着一根鸡巴。[全本完结]事了以后,那女人还帮着我老公换了一个干净的床单,然后他们三人一起离开了。那录象画面后面有几分钟的空白,然后才是我跟你哥哥做爱的画面。」
  「所以,你今天跟我这样是为了报复我哥哥?」
  我问道。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其实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回事。那几天,我一直在考虑应该怎么来处理这件事。后来有一天晚上,你那该死的哥哥又带回来几盘色情录象,并问我想先看哪一盘。我没有说话,趁他不注意就把我录的那盘塞进了录象机。」
  「当他看到自己出现在画面里的时候,简直不知所措。我对他说,我准备跟他离婚,而且已经把他干的这些破事作为证据交到我的律师手里。长话短说,他哀求我,承诺再也不会那样做了。最后,我原谅了他,我们仍然生活在一起。这事情发生在一年以前。」
  「哦,是这样啊。那么,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会对我这样?」
  「好了,我们快到家了,等进屋我再告诉你吧。」
  进屋后,她给我倒了杯水,然后一起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她说:「先酝酿一下情绪吧。」
 ⊥开始慢慢地用挑逗的动作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她跨坐在我腿上,解开了我的扣子,拉开了我的拉链,扒下了我的裤子。
  她看着我勃起的阴茎说道:「好家伙,你很强壮嘛。本来,我以为你在一个多小时里已经射过两次,现在要费我不少时间才能让你硬起来,没想到你已经勃起了啊。」
  说[全本完结],贝莉在沙发上转了个身,膝盖跪着,双手撑着,对我说道:「来吧,亲爱的,我想让你从后面一边肏我,一边看着录象。」
  我没有说话,挺着阴茎一下插了进去。哦,好舒服啊,她的阴道又热又紧。
  贝莉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和录象机。电视屏幕上出现的画面让我感到非常愤怒。
  我几乎软掉,但贝莉挪动着她的屁股刺激着我,让我又重新振作起来。
  「肏我,亲爱的,使劲肏我,肏你新得到的妓女。我的身体现在是你的了,亲爱的,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那该死的哥哥不是一直想看着我跟别的男人做爱吗?那我就让他看看,那个『别的男人』就是你,就是他的亲弟弟。我的情人,你喜欢我的紧紧的骚屄吗?肏我,亲爱的,使劲肏我!」
  在录象画面上,我看到我哥哥和他的一个哥儿们正在一起肏着我老婆贝芙。
  我看到她毫不犹豫地吸吮他们的阴茎,就像刚才贝莉吸吮我的阴茎一样。
  而且,她欣然吞吃了他们的精液。妈的,她还在我面前装,竟然从来也不肯吞吃我的精液。什么口交、肛交、舔屁眼儿,她很少或者从来不肯对我做的事,竟然那么自然、那么心甘情愿地为我哥哥和他的朋友做了!
  「关掉!关掉!我现在不想看!妈的!现在我帮着报复你老公,你也要帮着我报复我老婆!」
  我歇斯底里地朝贝莉喊着,一边疯狂地在她的身体里抽插着。
  我异常愤怒,也非常痛苦。等贝芙回到家,我真不知道自己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贝莉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于是说道:「忘了她吧,亲爱的。现在有我陪着你呢,我就是你的骚货。肏我吧,亲爱的,忘记她,把你的怒气都发泄在我身上吧。」
  终于,我在贝莉的身体里射精了。[全本完结]事后,她拉着我的手向卧室走去,一边说道:「亲爱的,我不知道你还能肏我几次,但我希望你到床上再做一回疯狂的性交狂人。」
  到了床上,我想,所有的事情都只能等到明天再说了,现在唯一要做的是好好对付贝莉。贝莉喜欢我从后面肏她,正当我双膝跪倒在她身后,刚刚插进她湿润的阴道里时,电话铃响了。贝莉想离开我去接电话,我告诉她别去管它。
  「别这样,亲爱的,可能是你哥哥。我拿起电话后就让你再插进来。」
  我跟她向床边挪动,就在她那起电话听筒的时候,我再次插进了她的身体。
  「噢哦!」
  她轻轻叫了一声,然后对着听筒说道:「喂?」
  「哦,你好,亲爱的。」
  她对着电话说道。
  「哦,没事。我很想你,想得睡不着,想要你呢。你打电话来时,我正用按摩器玩呢,刚要到高潮。」
  「哦,真的吗?噢,你这个变态的魔鬼!」
  她跟我哥哥在电话里说着。
  「好讨厌,你想要我怎么样?」
  「那你给我一分钟,让我达到高潮。」
  说着,贝莉用手捂住电话听筒,对我耳语道:「你别肏得太使劲,亲爱的,也别太轻。让我呻吟,让我尖叫,但注意,在我打[全本完结]电话前你先别射。」
  然后,她又对着电话听筒说道:「喂,就让那个破按摩器代替你的鸡巴来肏我吧,我已经把它深深插进我的屄里了。你握住你的鸡巴了吗?OK,那让我们开始吧。哦,今天你弟弟来接我去你们家参加聚会和送我回来时,我都很兴奋。你知道,我很容易喝多,大概在聚会上做了不少傻事。我让你表哥汤姆亲吻了好几次,他觉得我很不错呢。本来我想让他肏了我,可是你弟弟总是跟着我,让我没机会跟汤姆单独待在一起。」
  「哦,对对,就是那样,再使劲点,肏我,亲爱的。」
  「什么?」
  「我再告诉你另一件事。你叔叔罗看到了我和汤姆的暧昧举动,他把我拉到一边,又灌了我一杯酒,然后在我身上到处乱摸,还把手指插进了我的阴道。我几乎快失控了,我的手去拉他裤子的拉链——哦,上帝,在插深一点,使劲啊,亲爱的,哦上帝啊,就这样,啊!」
  「什么?我正在被肏着呢啊。我在哪里?我正在拉开你叔叔罗裤子的拉链,这时你弟弟又找我来了。你叔叔灰溜溜地溜走了,你弟弟说该送我回家了。我依然很兴奋,在回家的路上,我坐在你弟弟身边,隔着裤子抚摩他的阴茎。他想推开我,但是要在开车的同时去跟一个疯狂的女人挣扎是很困难的。」
  「什么?」
  「那你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我扒下了他的裤子,他最后终于缴械投降了。」
  「别傻了,我的傻男人,你应该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我正跪在这里,像狗一样匍匐着,他在我身后,把他那坚硬的鸡巴插在我火热湿润的骚屄里,正在使劲肏我呢。哦,对对,哦对啊,别停,亲爱的,让我高潮,啊,我要到了!」
  她对着电话大叫着,就在她到达高潮的一瞬间,我把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里。
  我们一起瘫倒在床上,贝莉对着电话说道:「我肏!我想我已经把按摩器的电池用没电了。」
  她爬起来,握住我疲软的阴茎继续说道,「嗨,真的是没电了啊,可我还很想要呢,怎么办啊?你挂了吧,我要去找几节新电池了。」
  「好的,亲爱的,我也想你。嗯,我们后天见。我爱你,再见。」
  她挂上电话,转过头对我笑着说道:「你那傻哥哥以为我跟他电话做爱呢。我想,你应该不急着回家吧?我还想给你的电池再充上电呢。」
  「哦,好吧。不过,我觉得那电得充好一段时间呢,我想你不如利用这段时间教教我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你说你已经原谅了我哥哥,可为什么还要在那事发生一年以后这样报复他呢?」
  「因为他向我保证,如果我原谅了他,他就跟贝芙断绝关系。」
  「哦,那你为什么又变卦了呢?」
  「因为你来接我的时候,贝芙并没有跟你在一起。」
  「她跟不跟我在一起,与你报复不报复你老公有什么关系吗?」
  「你说她回娘家的事是早都计划好的是吧?」
  「是啊。」
  「这就对了。你哥哥的出差也是早都计划好的。我不认为他们同时离开家是个巧合,难道你这样认为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也许那真的是个巧合呢。」
  「是啊,有这个可能。但我敢跟你打赌,那肯定不是巧合。我知道我丈夫这个人,我也知道,如果他们在一起的话,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通过刚才我跟他的电话做爱,他脑子里一定会有个怪念头,就是让贝芙在和他做爱的时候给你打电话。贝芙会往你们家打几次电话,没有人接,她就会再打你手机。如果你在接电话的时候仔细听,你会听明白的。你的手机呢?」
  「在我裤子口袋里。裤子被你扒下来,扔在起居室的地板上了。」
  「去把它拿过来。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一会儿你老婆就会给你打电话。」
  我去起居室拿回了手机,然后惬意地躺在床上,让贝莉用手和最为我疲软的阴茎充电。
  「我那不顾兄弟情意的哥哥住在哪里啊?」
  我问道。
  「他跟我说他住在马克·霍普金斯酒店的714房间,怎么了?」
  「一会儿如果贝芙真的打来电话的话,我告诉你她的电话号码,你查一下是不是那个酒店的电话,然后你同时给那个酒店的714房间打电话,如果占线,就说明她是从那里打来的。不过,我要先拨个电话。」
  我拿起手机,拨通了贝芙妈妈家的电话:「喂,您好,妈妈,我能跟贝芙说几句话吗?」
  「哦,不,没事。她已经飞去您那里了。嗯,她说大概过两天去看您吧。」
  「不,不必要了。麻烦您就告诉她我打过电话,让她到家后给我打个电话。谢谢,妈妈,再见。」
  我挂上电话,对贝莉说:「她不在家。她妈妈说她至少后天才能去家里。」
  「那如果她打电话过来,你怎么办?」
  贝莉问道。
  「你会怎么对待我哥哥布莱恩呢?」
  「打烂他的屁股!他破坏了承诺,他又跟她性交了。」
  「好吧,那我也打烂贝芙的屁股。」
 ⊥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我拿起手机:「喂?」
  「嗨,我往你家打过电话。你怎么不在家啊?」
  贝芙问道。
  「嗯,就快到家了。你怎么样啊?」
  「我很想你,很想要你。」
  她说道。
  「怎么想要?我要怎么做?」
  「哦,我在想象着我匍匐着,你从后面肏我。」
  贝芙在电话里说道。
 ⊥在我和贝芙说话的时候,贝莉已经把电话打到马克·霍普金斯酒店。她挂上电话后,用口型告诉我,那边的电话「占线」。
  「告诉我,我插进你身体里有多深,亲爱的。」
  我在电话里对贝芙说道。
  「全部插进来了,我感觉好深啊。」
  她在电话那头大叫着。
  「哦,这样的电话做爱真刺激。可是,我很担心你这么大声叫喊会把你妈妈吓死的。」
  「不会啦,亲爱的。她正在地下室的娱乐间和我姨妈她们打牌呢,她们那儿的吵吵声也不小,她们不会听见我的声音的。」
  「我问你一个问题,贝芙,到底布莱恩的鸡巴插到你屄里有多深?」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贝芙很生气地问道:「你他妈到底要对我说什么?」
  「我要对你说,我雇了一个私人侦探一直跟在你那挨肏的屁股后面,他告诉我说。他一直跟你到马克·霍普金斯酒店的714房间,看到你的屁眼儿里插着我哥哥布莱恩的鸡巴。」
  「而且,你妈妈告诉我,你不在她家,要到后天才能到。你就在那里肏你的屁股吧,我希望714房间足够舒适,因为你不可能再回到这里的家了。你可以把这些告诉我那屁眼儿被肏的哥哥,等我挂上电话,我就要去找贝莉,让她知道你们的破事。你还可以再告诉他,他的医疗保险最好一直按时缴费着,否则等他回来,他会没有钱去医院治伤!」
  说[全本完结],我愤怒地挂了电话。
  「你还保留着那些布莱恩和我老婆做爱的录象带吗?」
  我问贝莉道。
  「当然。我一直保留着,免得布莱恩赖帐。」
  「能给我复制一盘吗?」
  「没问题。现在我们做什么?」
  贝莉问道。
  「嗯,你不是正在给我充电吗?我想,电已经充满了。」
  「我想也是,那我们可以开始了?」
 ⊥在这时,电话铃又响了。贝莉拿起电话,对我说道:「这是那个被吓破胆的混蛋的电话吧?」
  「喂?」
  「别叫我亲爱的,你个臭狗屎!」
  「你他妈应该知道我什么意思。你的婊子已经告诉过你她和她丈夫通话的内容了吧?我刚刚跟你弟弟谈过,他给我看了一份他的私人侦探给他的报告。作为交换,我把你和贝芙淫乱的录象带给他复制了一份。」
  「不行!你个混蛋肏的!我是原谅了你,但是你他妈的没有遵守你的承诺。我已经给了你一次机会,但不会再给了。你不要再回到这里来烦我。如果让我看到你,我会把你那个混蛋骚鸡巴割下来扔到垃圾箱里去!」
  说[全本完结],她砰地一声摔下电话。
  「好了,好了,我在干吗?噢,对了,我需要给我的按摩器充电。你不介意做我的按摩器吧,是吗?」
  贝莉对我说道。
  「当然不介意,贝莉,[全本完结]全不介意!」
 

狐狸精一般的少妇嫂子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