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强暴小说

女友碰到街上的色狼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呼啊……」

  虽然走在街上,我却以没什么精神的脸打了个大呵欠。

  其实,就在十多分钟前我还在千舂家中。在那之后,反正也只有我们两人独处,就在佐久间家过夜。当然,就算她叫我回家也因为之前激烈地相爱,我早已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太猛烈了。千春说了好几次「我快死了!」,而我努力的程度则让我几乎以为会在这个年纪就腹上死了。第二次结束后,脑中已一片空白,醒来时,两人是纠缠在一起入睡的。不过,不知该如何形容,或许是很逊吧……早晨,和千春一起入浴时,那粗暴的东西竟然又[全本完结]全硬固了起来。要说藉口的话,是澡缸里的千春太过撩人了吧……我就在千春的眼前,一边沐浴着,一边膨胀了起来。男性的那部份对女人而言只能说是怪异恶心,但看久了之后似乎会令人觉得滑稽。千春吃吃地笑了起来。

  「马上又挺起来了啊!」她笑着从浴缸爬了出来,「……因为我的缘故吗?」以有些湿润的眼神注视着我。

  「嗯……」我点了点头,千春羞怯地微笑,以手掌包容着我,开始缓缓地温柔搓动。

  「……这种事,我没做过呢。」

  说着,她张口把我吞了进去。虽然口交的经验是第一次,不过她有这方面的知识吧。有时用舌头舔,有时吸着前端,有时吞到喉咙的深处,她全神贯注地努力。低头看着令人赞叹的千春,叫人又想任性地要求了,我在千春的红唇里好好享受一番之后,接着要她用乳沟夹住我。滴上沐浴乳后,我在紧迫的乳房之间上下磨擦着。

  千春的胸围相当大,但远比不上丽子。可是形状、柔软度和弹性,都不相上下,女性的身体各有差异,很难分级数的。千春在柔软度上可说是极品。但听她说她还在发育之中,将来令人期待。我喜欢丰满的女人。

  千春的乳房配合我的动作上下移动,使我的兴奋到达了顶点。

  低声呻吟后,我解放了。或许在睡眠时已充足地填充了,以很强的劲道喷出直击到千春的脸部,部份还飞越了过去,贴在浴室的磁砖上。「啊-!」千春的全身就那么凝固了,接受我所降下的白液洗礼,在紧紧凑在一起的乳沟中,形成了一滩积水。

  「对不起!」我把她冲洗了一下,顺便为她做擦背的服务。当然「啊,手滑了一下……嘿嘿嘿!」到处恶作剧了一番。

  出了浴室,她为我做早餐,而后两人就黏在一起,故意靠在一个沙发上一起看电视,那感觉就如同新婚夫妻般地亲密。我一这么说,千春就一脸开心的表情,看来她比我想像的还更期望着结婚。

  我也觉得自己好像成了以家庭为重的没出息男朋友,或是沈溺女色的不中用男人,那也别有趣味。结果两人就一起磨到现在。

  脑海里,离去时千春寂寞的表情,和「那时候」舒服得脸泛红量的面容,忽隐忽现。我把头甩了二、三下,想喝杯咖啡让头脑清醒,来到「OTIMTIM」。「嗨,咏。好久不见了。」

  一名中年男子带着温和的眼神迎接我。他是这家店原本的主人,里美的叔父。正如他的外表是个温厚的好人,有时也常和他商量「你好………今天里美休息吗?」

  很难得的,没看到里美的人影。

  「嗯……她有事。现在外出了。」

  擦着咖啡杯的老板回答我,我想她可能是出去买东西吧。店内没有客人,塞提的曲子演奏着沈静的音律。我照旧点了调合咖啡坐下来休息。

  享用送来的调和咖啡,一含在口中,就散发了畅快的苦味。我开始果然地看着外面想事情。

  突然觉得这一瞬,这个景象……这个夏天真是不可思议。

  〔和住年不同的夏天……可是又彷佛曾经经历过……〕总之……是很奇特的心情。

  自然的,那占卜婆婆的预言又重现脑海。

  「能救最爱的女人,只有你自己。」

  「嗳!哪能相信啊!」

  我不觉地发出声音。老板以为有事而转过头来。「不,没事…我在自言日语,想到了不好的事……」对他摇摇手。

  「这种事常会有的。」

  老板笑了,为我的咖啡续杯。这是对里美朋友的优待。一边答谢着,我又想到了。

  「里美去得真久啊。」

  「嗯……是啊……」老板背对我,暧昧地回答向吧台走了二~三步后,突然回头说了。

  「咏……你觉得里美如何?」

  突然被问了意想不到的事,我不知如何回答。

  「如何?……那个……????」

  「呃……这么一说……好像突然有女人味了呢……她也到思春期了吗?」哈哈哈……我含糊她笑了,「不行了啊……」

  老板丧气垂下了肩膀。我[全本完结]全不懂他说的意思。

  里美她有什么对我也不能说的烦恼吗?

 …过了一小时……我还在等着里美回来,但她没有回来。

  多少觉得不能释然,但还是离开了「OTIMTIM」。

  从商店街走进住宅区,某家的窗边飘来了晚餐的香气。天还没[全本完结]全漆黑,但让我觉得今天一天即将到尾声。

  穿着夏季和服的女孩子,快乐地谈着事情经过我身旁。看到拿着圆扇和气球的女孩,我想起来了〔对了,今天是夏日祭典……〕「去逛一逛吧!」

  去倒无妨,但一个人去会像傻瓜一样。早知如此约千春一起去就好了,可是现在也不好意思再打电话要她出来。要说其他还能找谁?也不能带着丽子一起去逛吧……会有空的人,会有空的人,会有空的人……

  「啊,有了!」

  有个全年都很空闲,很寂寞,一脸无聊的人。

  「亚~子,我~们~去玩吧!」

  我站在斋藤药局前,大声呼叫着亚子。

  「喂,别这样叫啊。太难看了……」

  她以那「生气罗!」的姿势,慌忙地跑出来。不过并不如嘴上说的那么生气,看来是有空吧。

  「亚子,去看夏日祭典吧。」

  「我才不去。」

  亚子冷淡地拒绝了我的邀请。

  「有什么关系。偶尔早一、二个钟头关店,不会有什么天谴的。走吧,去祭典吧。以前不是常一起去的吗?」

  「……嗯,」亚子开始考虑了起来。

  我最初遇到亚子,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春天。那时我是经常打架的小子,那天又和邻镇的家伙们打了一战,虽然赢了,但我也伤痕累累,衣服的袖子掉了,一身的泥沙还有流血的惨样,连路过的大人似乎都避着我。

  「喂,你的额头破皮了。」

  「这点伤不必管就会自然好了的」我不客气地回答,亚子说着「不行啊,要是细菌侵入了会化脓的!」就把我拉走了。

  她带我到斋藤药局。

  「我可没钱啊!」我想回家去,「放心,这里是我家!」亚子笑着带我进去。她帮我消毒了伤口,涂药、捆上绷带。我不由地脸红了起来。

  「……谢谢……姊姊。」

  好不容易说出口,我就出去了。

  从此之后……我就常去斋藤药局了。我常和亚子说话,她也会陪着还是小孩的我。

  〔那时候的亚子,是比较……表情丰富的吧……〕「还是不行啊。这段时间突然会有些客人来的。」

  想了老半天之后,亚子摆出了不想去的表情。「又不是小孩子了,不能为了去祭典而关店啊。是啊,反正我只要在这边认真地做生意就好了……管他什么祭典。又不想吃绵花糖、章鱼烧、鱿鱼烧、炒面、玉米、鳖甲糖、膨糖、红豆汤、苹果糖、巧克力香蕉、刨冰……都已经是大人了啊……还是不去好了,反正不想去嘛。」

  根本是很想去的嘛,真是的,不坦率。

  「亚子,出去走走吧,要不然会越来越像「欧巴桑」的啊。」

  「你说什么!」她嘟起了嘴,粗鲁地把药推上了架子,但全都堆反了。

  「别那么说嘛,去吧。亚子、亚子、亚子。」

  「真是,罗嗦┃死了!~……」

  亚子回过头来,「亚子,你去吧。」

  不知几时回来的姊姊真子老师,从柜台里对她说了。

  「姊姊……」

  「由我来代班,去吧!」

  没理由拒绝了吧。

  「也好,去吧。」

  太鼓的声音响着,穿着夏季和服的小姐们在擂鼓台周围围着圆圈跳舞。

  或许此地的祭典还颇有名吧,邻近市镇的居民们也到这边来玩,摆摊的店家看准了这一点数量也多了,这样最好!我喜欢热闹一点。

  亚子和我一起在摊贩间四处看着,表情比平常生动了,看来很漂亮。

  「过去看看那边吧。」

  「要吃刨冰吗?」

  亚子说着,就叫了冰。这也是亚子爱吃的,她最喜欢的传统草莓糖浆冰。「拿去!」亚子端给我,「谢了」我接住了。很不巧的,长椅上都客满了,只好坐在栏杆上。

  亚子的脸庞最近常会忧郁地叹气,但现在就像没这回事似的[全本完结]全开朗了起来。

  「什么?脸上沾了什么吗?……你还一副奸笑。」

  这种场合,我希望她不要说什么奸笑,而说是微笑……也罢,算了。只要亚子开心,我也高兴了。

  「……好奇怪。」

  亚子没再多说,开心地吃着冰。

  正当我们两人在享受那舒服的冰凉时……

  「嗨,好怀念啊。好久不见了嘛……」

  突然有个男人来搭话。不是对我,是对亚子。

  在我们同时抬头的面前,站着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这家伙是……这个下流的混蛋……〕我感觉到在旁边的亚子咽了口气。是啊,这个男人,是亚子以前的男朋友……我所知的唯一男朋友。

  ……在此,我得坦白一件事。

  ……事实上,啊。

  ……亚子是,好了,说了!

  是我的初恋情人。

  从最初打架她为我包扎之后,我就一直喜欢着亚子。虽然年纪她的确比我大,但我很狂妄地认为「只要我再长大一些」,年龄根本没关系!虽然是私底下,但我曾有过一心想娶亚子为妻的时期。

  对于曾经每天打架,其他什么也不多想的混小子而言,亚子是非常闪耀的存在。

  但是!现在我还能鲜明地回想起那是在我中学二年级秋天的事。当时亚子就读还是女校的先负学园。因为是女校,所以我放心的等待时机,但有天突然吃了强烈的一击。亚子和邻近市镇的男校学生走在一起时,正好被我碰上。似乎是在校庆时认识的,我心情当时低沈得非常厉害。真是太软弱了,现在想起都觉得太没出息,但那时我将近一整个月都无法正视亚子。

  「斋藤,你忘了我吗!是片山啊。片、山!」

  啊啊,我知道啊。就算亚子忘了,我也还记得。为什么会记得那是因为我特别调查过了……好,我知道我这样做很没出息。

  片山浩之。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当时还是高中生就在四处玩弄女性,说什么以「千人斩」为目标,混蛋透了的家伙。以往至今都守身如玉的亚子,也许就因为这方面的原因而分手的吧……

  的确,他是很有女人缘的类型。非常帅气〔连卡通里都会不好意思画出来〕的发型。似乎很温柔的〔娇宠过度的〕脸蛋,全身高级的〔没什么风格〕和夸张的名牌服饰。嗯,看来是很不错的帅哥嘛。这样的人,世上可不多呢。在我周围,有一个很像的……咦?

  是谁呢……呃……呃……想到了。是健二。相原健二。

  原来如此,原来我讨厌「帅哥」的原因就在此啊!

  亚子一句话不说地沈默着。而片山还在不顾亚子继续说着。我最讨厌不善解人意的家伙。

  「你也该成熟了些吧,如何?下次要不要和我去用个餐啊?」

  〔你给我适可而止吧!〕我瞪了他,原本一直无视于我的片山,就在这时说了……

  「或者你和这个男孩在交往吗?」

  他露出了挖苦人的奸笑。「啧啧啧……」地摇着手指,「我觉得成熟的女人该和成熟的男人谈恋爱才对。」

  他再次注视亚子的脸。

  我一直想痛扁一顿这种人。想打架的话,我奉陪!

  我正要站起来时,亚子抓住我的手说了。

  「咏,回去吧。」

 ⊥这么不客气地走了。

  「喂,你……」片山正想追上来时,「嗨,阿浩,找到你了。怎么会走失了,真是,混蛋混蛋。嗯哼。」

  背后出现了轻佻的紧身洋装小姐,东扭西扭地紧抓着片山,挽住了他。脸长得还不差,但却是我最受不了的类型。

  我偷偷望着像是突然泄了气的亚子。

  「亚子,我……」

  想要说,又说不下去。

  「不要紧,咏。谢谢。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亚子轻挥着手。

  「不,我送你……」

  正说要送她回去的我,这时……

  「咏!」

  背后传来了非常向亮的声音。这个刺耳清彻的声音…是她,对了,她说过今天要来看祭典的。

  和服打扮的田中美沙,在我背后叉腰站着。

  「再见……」

  背对着停下来的我,亚子快步走了。

  「亚子,」

  美沙绕到我的前面,挡住了我的去路。

  「刚才那女人是谁?」

  「要你管啊,可以说是我的姊姊……」

  我隔着田中的肩头追寻着亚子的去向。

  回过神来,田中的眼神比以往更尖锐地瞪着我。……真是的,为什么在这么「不好的时机」出现啊!

  「怎么啊,有事吗?」

  我的口气比平常更可怕,脸色大概也很凶恶吧。

  「也没……什么事啊!」

  我有些吞吞吐吐的。

  「哪有这样说的!」

  她怒视着我以斩钉截铁的口气对我说。深蓝底色配上蝴蝶花纹的夏季和服,田中穿起来很搭称。

  镇定下来一看,田中似乎和别人一起来。羞怯地躲在田中背后的确实是我的同级生。名字……我记得是铃木。应该是铃木美穗。

  白底配牵牛花纹的夏季和服,在夜里也很醒目。一对上我的视线,美穗似乎更加羞怯缩在田中的背后。我想她大概是很害羞的人吧。

  我恢复了平常的样子。

  「哦哦,田中……我还以为你比较适合袈裟呢,没想到夏季和服也很称头嘛!很好……很像女人,新学期起穿这样子上学吧,鞋柜里一定会飞来很多情书的。」

  我以中年老头的眼神环视田中全身,眼睛停在最近才发觉到〔意外地〕有些浮起的胸部,发出好色的奸笑。田中慌忙地把手伸到衣襟接合的部份,像在掩盖胸部似地拉紧了衣襟。

  「别看啊,下流!……。」

  说着,她合上了嘴。因为美穗以可怜小羊似的眼神注视着我们。

  「哼!算了。就算被你夸奖,我也[全本完结]全不高兴。」

  田中自说自的,对美穗做了个眼神之后,「去啊!」把她推到我面前。

  和我面对的美穗,「那个……那个……」

  不知所措地说着,低下通红的脸像是求救似地回过头去,但田中只是识趣地沈默着。终于美穗抬起脸来看我,「悭、悭、悭、悭:……悭村、……那个……」

  「啊……」发出叹息的田中,站到旁边说了一句。

  「她说想去看电影啊!」

  「咦?」我不明白她的葱忠,就反问了一声「我说啊,希望和你一起去看电影啊。」

  田中不耐烦地说着。

  「我干嘛陪你去看电影?……要看成人的色情电影吗?」

  「混蛋!不是我,是美穗想去!」

  田中满脸通红地怒吼着。「真是迟钝啊……实在是…」抱歉了,反正我是不懂人情世故的。

  不过,总算了解这事了。我转向美穗,她似乎下定决心以决死的表情注视着我。把视线转向田中,她很奇怪地浮现冷淡的态度。

  被二个女孩的迫力压倒,但也没理由回绝,也不打算回绝。

  〔美穗吗……在坊间好像都说先负高中是美少女的宝库吧……

  这么可爱的女孩竟然是同级生,而且还在注意着我……真是失察。

  我对美穗也有兴趣,就答应了。第三年才发觉到她的存在,很有趣。我是迟钝〔特别是恋爱方面〕而不懂世故的,但是……进入高中至今,第一次由女方提出约会的,对于将樱木舞奉为女神的我而言,其他的女孩子再多,我也视若无睹。……但像田中美沙这么强烈的则另当别论。

  「谢谢,悭村。」

  「叫我咏就好了。」

  「嗯,嗯。咏……:我会,再打电话……到时……」

  好不容易对我说了这些,美穗像是压抑心脏的悸动似的把手放在胸口,更加脸红地低下了头。

  「电话号码知道吗?」

  「是的……」

  她轻轻点了头。

  「那么,今天抱歉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我等你电话啊。」

  我轻挥着手走了。在客气挥着手的美穗旁边,田中「哼!」地无趣地把头摆到一边。

  到了看不到她们两人的地方后,我就跑去追亚子。不能让女人在夜里独行的。原本是我带她出来玩的,不好好送她回家将是男人之耻。

  〔追得上吗?〕我选择了近路。穿过窄巷和别人家的庭院〔抱歉!〕,进到住宅区之间的工地现场。这特殊的路线,可以在7分35秒内走到干道去。

  原为空地的这地方,建筑材料堆积如山。炒地皮的风潮过了,却还有很多这种工地现场……大概[全本完结]蛋了吧。或许不该带着这种不必要的感慨吧,我被倒在地上的警告标示〔车祸现场常看到的,三角形的那种〕绊倒了。

  「什么人啊,也不好好整理!」

  我发出不平。我很明白是自己擅自进来的,就不该乱发脾气,不过这工地的管理可真马虎。要是小孩来这边嬉闹,受伤了怎么办?

  「咏…………?」

  「哇!」

  我拍着泥沙正要起身突然被叫了名字,不由吃了一惊。

  「你在做什么?」

  亚子眼睛瞪得大大站在我旁边。

  「亚子,女人不可以在夜里走这种路的!」

  我实在看不过去了,这好像是故意叫色狼来侵犯一样了啊。

  「放心,我又不是小孩子。」

  亚子表情很洒脱。

  「就是不是小孩子才危险啊!」

  我语气有些粗暴。抱歉啊,原本是我不好。

  「是吗!是啊。抱歉……不过月亮好美,忍不住不去看啊。」

  亚子仰望着天空说。

  〔喜欢风雅的话,也该找个好一点的地方啊……。〕「的确,月亮好美。」

  在星星比较少的夏季夜空中,只有皎洁的新月在闪亮着,无声而安详地俯视着下界。

  亚子把装着金鱼的塑胶袋举向天空,在摇曳的月亮里,红色的小鱼们在嬉戏着。

  坐在建材上,我们眺望了新月一阵子。

  「卡……」

  我和亚子被划破寂静的声音惊觉了过来,彼此面面相对。这场面要是被谁看到了,可不太体面。我们自然地躲到建材后面。我的耳中似乎传来在哪听过的男女声音。

  「讨厌,阿浩。要在这种地方做吗?很不好意思呢。」

  「在这种地方做才好啊,来,把屁股露出来,屁股!」

  从空隙偷偷望去,果然是那个片山和紧身洋装的女人。手撑在钢筋堆上,腰正在扭来扭去的。这边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一边,但那一边却[全本完结]全看不到这边。

  片山的手把紧身洋装的裙摆掀起,抓住内裤一口气扯下来,我听到旁边的亚子咽了一口气。片山向在夜里也看得出来的丰满臀部挺了过去。「啪!」拍打肌肉的声音,在无人的工地响着。

  「呀!呀!」

  「啊,嗯。不要拍啊。」

  回应着女人的声音,什山继续拍打屁股。似乎逐渐兴奋了起来,突然脱下长裤露出那难看的男性部位。向着印着红色手印的女人突剌了过去。女人肉壁欣喜迎接的声音,连这边也听得到。

  而后「啪、啪!」男人下腹和女人臀部互相拍打的声音,和淫乱地缠乱的声音在进行二重奏。

  我侧眼看一下亚子的情况,她的脸像是冰冻了。

  「你说刚才那个女人……是什么人啊?」

  紧身洋装的女人猛烈地摇着腰对片山说。

  「女人……什么女人?」片山在装傻,不过似乎是在说亚子吧「其实我都看到了啊。你在泡那个像木头娃娃的女人。」

  真失礼的女人。亚子才不是木头娃娃!……不过……其实我以前也对亚子说过同样的话,记得她还非常不高兴……

  「哦,那个啊。那是我还是个美少年时交往过的女孩,连接吻也不行的无趣女孩啊!」

  在片山「哈哈!」张开双手的瞬间,我忍不住从建材之间站了出来。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次!」

  我以烈火之势怒吼着。要不是亚子阻止,大概早就过去给他两拳了。

  他们被我化为恶鬼罗刹的样子吓到了,连结在一起地弹起了大概三十公分。

  丑恶的片山运裤子也没穿就拔出那污秽的东西。

  「怎、怎、怎、怎样、小子?要打架吗?我、我、我是很强的哦!」

  他晃着那东西,越来越远了。

  「下流的东西……」我再踏出一步。

  「今天就先放过你!」他和还露着屁股的紧身洋装女人如同脱兔般地逃走了。

  放过我?这话该是我说的。混蛋东西没能痛扁他。

  亚子像是没了力气地坐在建材上,低着头。也难怪!任何人看到那景象,都会像中了毒气一样的。特别亚子似乎没有免疫力,我想是相当大的打击吧。「亚子……还好吗?」

  试着跟她说话,但亚子并没有抬头。我发觉她的肩膀在微微颤抖。

  「是啊……我是小孩子啊……」

  对着呆呆站着的我,亚子吐出了这句话。

  「那个混球说的话,你别当真啊。」

  但亚子似乎没听进去。

  「不要紧,我自己明白。」

  亚子咬着嘴唇说着。

  我实在生气了她到底在说「明白」什么啊。

  我把手伸到亚子下颚便把她的脸抬起来,突然地夺取她的唇。

  为什么会这么做,我自己也不明白。只是,我绝不允许我初恋的女性,自怨自艾地失去光采。

  「…………!」

  突来的行为,令亚子果然地张大眼睛。贴合的唇,惊讶地在颤抖着。我把手绕着她的细腰不让她逃开,再略把体重加上去,更用力地压着她的唇。

  对我而言只是数秒,但对亚子而言或许是近乎永远的时间吧……

  在我怀中惊慌地颤抖之后,突然像是回复了自我似地抵抗了起来。

  我并不想硬抱住她。

  挣脱的亚子和我的视线碰在一起。

  眼中充满闪亮的光泽,泪水滴落了下来。

  「混蛋!」

  叫了一声后转身跑开了。

  我也不能再追过去了。

女友碰到街上的色狼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