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强暴小说

淫荡少妇张敏之放纵女人花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李岩又喝醉了,这两天竞聘的形式非常严峻,面对不多的几个领导岗位,至
少有三个和李岩势均力敌的竞争者在跟李岩竞争,这两天领导找李岩也说了这个
形势,让李岩好好准备准备,同时要有心理准备,李岩心里很难受,他知道如果
这次竞聘不上他肯定会下岗,他将五路可走,自己老婆那边什么样自己是清楚的,
如果自己再下岗了,还能留住自己的老婆自己的家吗?李岩心里没有底,这两天
和小王两个人天天喝醉,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李岩心里更是乱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下午方书记找到李岩,明确的跟他说他还是首选,他可以给他找领导班子协
调一下,不过有些事情希望他考虑一下怎么办?之后方书记就走了,李岩下午和
小王出来喝酒说了这事,小王认为方书记的意思肯定是想睡他媳妇,他媳妇那么
好看,方书记肯定惦记上了,小王还说听他媳妇说跟方书记在一起的时候听方书
记说过李岩的媳妇好怎么的的,李岩听了心里更乱了,怎么办呢?即使想把媳妇
送给方书记玩,怎么送啊,难道就直接说方书记你干我媳妇吧,让我竞聘成功,
何况张敏能不能同意还不一定呢。

五点多就喝醉到家的李岩给张敏打了个电话,张敏说她跟公司的赵总在外面
办事,就挂了电话,李岩拿着电话踌躇了一下,躺在沙发上发呆的看着电视。

放了电话的张敏回头对赵总说,「没事,我老公,赵总咱们去哪儿啊?」「
呵呵,去一个朋友那吃饭,你就说是我媳妇,说好大家都领媳妇去,我也没有啊,
你就顶一下吧。」赵总淫笑着说。

「行,不过要是有人送礼可也得给我。」张敏也开玩笑的说。

张敏今天一身藏蓝色的缎料西装套裙,衬衫在里面翻出白色的衣领在外面,
前胸的衣襟里面雪白深深的乳沟下露出一抹胸罩的紫色蕾丝花边,刚盖过屁股的
短短的窄裙下两条修长的美腿裹着黑色的丝袜,脚上一双黑色浅口高跟露趾的凉
鞋,跟随在赵总的身边除了穿的有点过于诱惑之外,张敏自身那种气质倒是很有
赵总夫人的感觉。

进了宫殿一样的包房,屋里已经有了四个人,一个剃着青皮头的胖子,旁边
坐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小姑娘,已经有了点冷的天穿着一条黑色的皮短裙,两条长
腿穿着黑色的裤袜,上身竟然是一件紫色的露肚脐的小吊带装,胸前明显没有那
么伟大硬挤出来的乳沟,薄薄的吊带下能看到白色的胸罩样子,带着假睫毛瞄着
深蓝的眼影的眼睛此时有点放肆的打量着她,赵总介绍了一下,胖子叫老二,是
赵总的朋友,这个小姑娘叫千千,旁边是一个很帅的小伙,很标准的样子,看不
出像那个老二一样一看就不是好人,不过以张敏的眼力,这个小伙也不是什么好
人,这个小伙叫东子,而他旁边那个女人就只能用风骚来形容了,大概三十多岁
的样子,满头细碎的卷发,脸上的皮肤是那种经常做美容保养出来的那种有点松
弛的白的感觉,一件红色的细绒紧身高领毛衣裹着丰满的上身外面一件黑色的小
皮夹克敞着怀,下身一条黑色的九分紧身皮裤,皮裤下黑色的丝袜和高跟凉鞋,
这个女人叫孙倩,脸上和千千那种满不在乎不一样的是,这个女人脸上就写着对
男人的期盼。张敏不明白是旁边的女人泡的这个小伙还是这个小伙泡的旁边的女
人了,不过可能多是前面那种,不由得对这个叫东子的小伙有点另眼看待了,他
的样子不像那种吃软饭的人啊。

几个人刚坐下不久,门开了,一个高大的年轻男人领着一个女人进来,张敏
有点发呆了,男人身高至少有180,可是这个女人穿着高跟鞋虽然比他矮一些
却显得很协调,上身一件米黄色的大鸡心领长袖紧身针织衫里面包裹着的丰满高
挺的乳房,下身一条米色的过膝裙,肉色的丝袜,浅白色的高跟鞋,整个人素雅
淡静,披肩的长发卷了几个大大的弯垂在肩头,细嫩的脸蛋,杏眼朦胧,秀眉微
皱的诱人少妇,竟然是白洁,张敏的心里瞬间划了五六个大问号,不过看白洁尴
尬的样子,张敏回头问了下赵总知道这个男人称呼为三哥,赶紧站起来,给白洁
解围。(细节请参照拙作少妇白洁)

酒宴进行的过程中,张敏心里的问号在一个一个的得到答案,那个帅小伙明
显以前和白洁有过一腿,那个老娘们是知道的,那个千千和老二和白洁也是认识
的,很可能那个老二跟白洁也有一腿的样子,从千千和老二的表情中能看出来,
而陈三很明显就是白洁的情人了,两个人的关系用屁股猜都能猜出来,看来自己
以前真的是写白洁了,不由得想起头几天碰到白洁在酒店出来的情景。

看的出来白洁还是有些拘谨,也许是因为自己在这里吧,很明白女人这时候
心理的张敏能够知道白洁的障碍是什么,看出来那个小姑娘没什么城府,借着喝
认识酒的机会张敏问千千,「老妹,你跟三哥那个媳妇以前都认识啊?」「是啊,
白姐,漂亮吧,身材老好了,羡慕死我了。」说着千千夸张的比划了一下自己的
胸部。

「呵呵,在一起玩过?」张敏明白跟这样的妹子该怎么说话,就是别显得自
己老土。就很自然的问。

「嗯,也是跟三哥去的。在一起玩过一回。」千千满不在乎的说,毫不知道
张敏再套她的话,何况这样的情况下,[全本完结]全也想不到张敏会套她的话,她也跟白
洁没到给白洁保守秘密的交情。

「都谁啊?你跟二哥?」张敏继续问。

「嗯,还有一个瘦子。我们五个。」千千有些纳闷了,老问这个干嘛?

张敏看出千千有些不耐烦,不再追问,看白洁去卫生间,也起身跟白洁去了
卫生间,在卫生间里悄声跟白洁说,「妞,既然出来了,就放开了好好玩,别想
那么多,这场合我经历的多了。」

出来后明显感觉白洁放开多了,喝了好几口白洁,脸上红的更诱人了。

老二离张敏坐的近,不时的和张敏说话,张敏也看出来了,今天的局子非常
乱,而且都不是什么好人,也就放开了跟几个人扯,老二跟张敏说,他叫老二不
是排行老二,而是因为他的老二大,他以前好似老三,以前他们把兄弟是这么说
话的,老五跟老四说老三老二老大了,所以他就叫老二了,说的张敏哈哈大笑,
也肆无忌惮的摸了一把老二的老二,说也不怎么大啊。

「不大也能把你塞满。」老二也肆无忌惮的跟张敏调笑着,本来还以为赵总
跟张敏的关系不敢太放肆的说话呢。

当大家来到沙发上准备唱歌的时候,酒量很好的张敏看到了在角落的沙发上
东子搂着白洁在接吻,白洁抗拒了一下,东子不是说了句什么,白洁就跟东子搂
在一起接吻了。张敏诧异的看着白洁,白洁好像跟桌上除了赵总之外所有的男人
都很熟,而且都不是一般的熟。

当瘦子来了之后秩序更加混乱了,看见瘦子拿来的洋酒,见过很多场面的张
敏明白这几个臭男人的意思,一个是想灌醉了玩弄这几个女人,另一个就可能酒
里有催情的成分,不过张敏现在可能比那些男人更需要这样催情又能让自己醉了
的酒了,瘦子来了之后坐在了陈三的位置挨着白洁,陈三坐到了张敏身边,非常
豪放的搂过张敏的腰跟张敏亲了个嘴,张敏也豪放的跟陈三来了个舌吻,屋里热
张敏脱了外衣,衬衫的扣子也都被解开了,几乎就是敞开着怀露出里面紫色蕾丝
的胸罩,胸罩的作用本来是扣着乳房的,此时扣着的却是陈三的大手,大手之下
才是那对柔软丰满的乳房。

虽然张敏再外面也玩的很疯,可是在酒桌上就这么被当着这么多人面手伸进
自己胸罩里面抚摸自己的乳房,张敏还有点脸热,可是看看桌上的几个人,才发
现根本没有人有时间来笑话自己,跟自己一起来的赵总腿上骑坐着短裙已经卷到
了腰上的千千,赵总把头伸在千千的胸前吮吸着千千的乳头,孙倩躺在沙发上白
花花的乳房在外面袒露着正被老二啃着,孙倩抓着老二的头放荡的呻吟着。最夸
张的是白洁正跟东子搂在一起亲嘴,东子的手在白洁的毛衣里面抚摸着白洁的乳
房,而瘦子却在后面抱着白洁的身子,一只手跟东子一起在里面摸着乳房,另一
只手已经伸到了白洁裙子里面,在抠摸着白洁的软嫩的阴部。张敏回身搂着陈三,
肆无忌惮的伸出舌尖去舔陈三的乳头和胸部。

「啊……嗯……好舒服……」听到卫生间里忽然传来的叫床声和做爱声音,
白洁和瘦子的率先交合掀开了淫乱的高潮,陈三刚解开裤子,张敏几下脱掉自己
一条腿上的丝袜和内裤骑了上去,双膝跪在沙发上,抓住陈三硕大的阴茎,抱着
陈三的脖子,连根吞了进去。长长的阴茎顶的张敏翻了下白眼,缓了一下,动了
几次开始有节奏的上下套弄,听着身边的沙发上的动静,千千和孙倩都已经被插
进去了,白洁还在卫生间里叫着,应该还多一个男人不知道在哪儿帮忙。张敏连
着套弄了上百下,额头上已经有了细细的汗珠,却没有像和别的男人一样感觉到
腰间的手会抓住她不让她继续动,陈三的持久力明显是很厉害,张敏此时的心里
还不由得感叹,白洁这小妞平时是真有性福啊。

陈三把张敏转过身背对自己,张敏一条腿站到了地上,一条腿屈在沙发上微
弯着腰被陈三从下面干着,听到白洁的动静,张敏看到了可笑又淫靡的一幕,白
洁弯着腰,由于脚下被裙子和丝袜纠缠着,不时地要用手把一下地面,雪白圆润
的屁股翘起着,一个瘦子在后面也是光着屁股,双手扶着白洁的腰,粗黑的阴茎
插在白洁的屁股后面,脚下裤子纠缠着,两个人用最笨拙的方式一步步的走着,
每走一步,阴茎在白洁的身体里抽插一次,白洁就轻叫一声,直到白洁趴在沙发
扶手上,脸几乎要贴在孙倩正被操着的屁股上,张敏敏感的感觉到白洁进屋之后,
屋里的几个男人除了正操自己的男人之外注意力都被白洁吸引去了,明显的操弄
的节奏的变缓了,都在等待着什么,果然,当张敏跪在沙发上陈三从后面弄进去
之后,张敏看到唯一闲着的男人把阴茎从孙倩的嘴里拿出来,放到了正在趴着的
白洁嘴边,而白洁竟然很熟练的含了进去,没有丝毫的抗拒。看着白洁用着自己
那天被两个男人3P的姿势后面被操着前面给人口交,连张敏的心里都有了一点
嫉妒的感觉,毕竟女人天生就喜欢攀比,即使是在被奸污的时候,也要比一比谁
更招男人?

当张敏看到赵总把还没射精的鸡巴从千千身体里拔出来,迫不及待的插进白
洁刚刚被两个男人射过精的身体,陈三也减缓了抽送的节奏,难道陈三也想去射
进白洁的身体里,张敏心里有点不舒服,使出浑身解数,扭腰晃臀绷紧阴道,终
于陈三在自己身体里射了出来,张敏也在陈三的喷射下来了高潮,抱着陈三强壮
的身体,张敏明显感觉自己还想要,还有强烈的想要男人的欲望,她知道刚才喝
的酒肯定有毛病了。

回头一看,果然,白洁仰躺在沙发上,一条腿上还有半条腿挂着薄薄的肉色
丝袜,在老二的身后飘荡着,另一条腿被老二分开着,正在被老二操着,老二应
该是第二次了,因为趴在东子两腿间给东子口交的孙倩用一种非常淫荡的姿势翘
着屁股,整个湿漉漉的阴部都大方的显露出来好像等着男人随时从后面插进来的
样子,而阴部正有乳白色的液体流出来,千千正给瘦子口交着,而赵总正在白洁
的脸旁边把软塌塌的鸡巴往白洁的嘴里塞,而有点晕乎乎的白洁半张着嘴,含着
鸡巴吸几口在叫床的时候就会掉出来,急得赵总抓着白洁的脑袋,把鸡巴整个塞
进白洁的嘴里。白洁晃动了几下脑袋,给赵总口交起来,张敏只好趴在刚刚操过
自己的陈三腿间,用自己熟练的不输给女优的口交技巧玩弄起陈三的阴茎来,对
于陈三来说,像张敏这样有文化有想法的女人真的好好的玩弄起口交技巧来,陈
三还是第一次接受,以前的女人或者被强迫,或者不会,或者会呢,只想让陈三
快点射精,和张敏这种[全本完结]全考虑男人感受的,认真的口交起来,加上风骚的眼神,
那种妩媚的风情,和白洁比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一条白色花边蕾丝的胸罩飞了出来掉在茶几上,是白洁的,赵总在摸乳房的
时候嫌费劲,拽了出来扔到了茶几上,一条黑色的裤袜和红色的蕾丝小内裤一起
飘落在了地板上,是从孙倩的脚上飞落的,而孙倩红色的胸罩也滚落在沙发上,
张敏躺到沙发上被陈三插进来得时候感觉后背有东西咯着,拿出来一看是一条小
小的黑色丁字裤,是千千的,丝袜也在旁边飘着,看着丁字裤上那精液和淫水的
污渍,张敏顺手扔到了地上,回头的瞬间看到白洁被男人架起来的腿在自己眼前
飘过,白嫩的小脚透明的肉色裤袜粉嫩的涂着趾甲油的五个小脚趾仿佛都在用力,
脚尖上挂着白洁那条白色透明蕾丝的内裤,通体是镂空的蕾丝花,张敏很想问问
白洁,穿的时候毛不露出来吗?

「啊……啊……啊……」屋里此起彼伏都是女人放纵的叫床声音,仿佛比赛
一样谁也不输谁,一样的感觉也都放下了矜持,显露出来了本性。这一次张敏没
有能让陈三射到自己身体里,中途换成了那个瘦子,好像也没有射到自己身体里,
但是张敏也有些晕乎乎了。

离开酒店去房间的时候,张敏一直扶着白洁,感觉这个柔嫩的小美人可是被
蹂躏苦了,几个小时白洁的身上几乎没有断过男人,有一阵白洁的叫床声音明显
有点哭腔了,看白洁走路的姿势却更加诱人了,明显的浑身都在扭动,张敏自己
觉得如果看到白洁自己这样走在马路上,如果自己是个男人肯定会按捺不住强奸
了她,这小妮子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尤物,呵呵,张敏觉得自己都有些嫉妒白洁了。

进了房间张敏看千千进了卫生间,两个男人在纠缠白洁,自己也跟着陈三赵
总进了卫生间,她俩先给两个男人洗澡洗阴茎,用奶子给两个男人搓澡,之后就
是口交,当开始性交的时候张敏看到了让她羡慕又眼气的动作,千千站在墙边,
单腿站立一字马,让赵总站着抱着她腿操,她还能跟赵总接吻,而她却只能像狗
一样撅着让陈三抱着屁股操,后来勉强站着让赵总抱着一条腿操,累的她腿都要
抽筋了,却看到千千双腿盘在陈三腰间整个上身弯到地面上,随着陈三的冲动不
断的坐着起身的动作,看陈三的表情很显然舒服死了。张敏有点后悔跟千千一起
到卫生间来了。

出来到外面的大床上,张敏几个人整个欣赏了一番白洁主演的多人大战,看
着被围在中间的白洁,张敏心里有点嫉妒也有点心疼,毕竟是自己的好朋友,她
不知道自己想替她分担是因为对她心疼还是自己想要男人呢,也许两样都有吧。

凌晨了,天亮了,李岩打了几遍张敏的电话都没有打通,要是平时他也就睡
了,可是今天因为有事想和张敏说,反而是睡不着了,等到天亮了才听到了开门
的声音,李岩赶紧起来到了门口,却发现不是张敏自己还有白洁,可是今天白洁
的样子却让李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头发虽然梳理过可是长发还是乱纷纷
的,脸上明显没有洗脸,有着一种好像非常累的那种憔悴,用他们同志在一起开
玩笑的话说就是被几个老爷们轮奸的啊,毛衣也有着污渍,裙子更是乱糟糟的皱
着,最可笑的是腿上竟然一条腿上穿的黑色的裤袜,另一条腿上穿着肉色的裤袜,
却不知道早晨白洁摸黑穿袜子匆忙的穿了一条黑色的却是坏了的一下断了半截,
顺眼发现自己的肉色的在旁边,只好穿上了,于是就成这样了,两条袜子都没有
穿到腿根,李岩并不知道白洁并没有找到自己的内裤,光着屁股回来的。张敏还
好,白洁还一身的酒味,因为白洁没有时间洗澡就开始被操了。

看着李岩发呆,张敏赶紧把李岩拽到另一个屋,跟他说:「别管闲事,赶紧
起来做饭吧。」

「咋的了?」李岩好奇的问,心情一下好了很多,都没有注意自己老婆也是
一样的身上乱纷纷的,别人的媳妇都这样,李岩才高兴呢、「没事,别瞎打听了,
没人再跟你说。」张敏搪塞着李岩。

李岩也就不再问了,心里的八卦用幻想继续着,可惜他幻想的最终极的可能
也要比白洁真经历的还要清纯一些。

听着白洁在电话里骗王申说自己一直在张敏家,李岩心里更是有谱了,这小
娘们外边也有人了这是。难道社会就这样吗,那自己怎么找不到一个找自己的呢,
妈的,还是自己没有钱,没有权,要不白洁这样的小美人也是能搞到手的,没钱,
没权,还想要脸,那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哀了。想起自己以后要是有钱有权了能把
白洁这样的美少妇压到身子底下那种感觉,李岩竟然觉得自己都有些勃起了。

等白洁走后,李岩支支吾吾的把方书记跟他说的话和张敏说了,张敏上次说
找人见过方书记把他的事情给办了,现在他跟张敏说了方书记的意思,张敏有点
纳闷,操都操了,这是什么意思,想了想就跟李岩说,「老公,这样吧,有些话
我们就不用多说了,我支持你得到这个工作,花钱还是怎么样都可以,你做主,
我都听你的。你跟方书记好好聊聊,有什么要求就都说明白了,咱都可以办。」
都是聪明人,李岩也明白媳妇的意思,李岩还是不明白应该怎么和方书记说,难
道能问方书记,你是不是想操我媳妇啊?李岩一个头两个大的闹心,不知道该怎
么处理这件事情,不过如果方书记真的是要睡自己媳妇,他是认可了,毕竟他和
张敏已经说得基本明白了,张敏在外面肯定是跟男人上过床的,但是李岩也认为
张敏都是为了工作,为了这个家多赚点钱,绝对没有和外面的人有什么感情,有
了这一点,李岩心里有了一点点的安慰。

还好,没有等李岩涨红着脸去跟方书记支吾,一个中间人来找李岩了,是小
王,小王也没有什么虚伪的,直接跟李岩说了,「哥们,我跟你说,你这次真是
比我们都强,有机会了,方书记昨晚说的很明白,让我跟你说,你要是能让你媳
妇跟方书记,他这次可以保你上去,你到时候可别忘了兄弟啊。」「这,方书记
跟你说的?」李岩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小王什么话都跟他说了,可他这样的人还
是很不好意思。

「哎呀,哥们咱谁也别装了,而且我感觉你媳妇跟方书记可能都睡过了,只
是方书记喜欢在别人家睡别人老婆。」小王稍微顿了顿,「用他的话说,在宾馆
你睡谁的老婆其实和睡小姐没有区别,小姐也是别人的老婆,都是一个洞在弄,
就得在娘们家里,那才是睡别人媳妇。」

李岩有点睁大了眼睛,「这话也是他跟你说的?」小王稍微有点尴尬,「有
一天在我家喝多了,说的。」小王并没有说,那天方书记是在他家喝多了非得让
他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在旁边操他媳妇,操[全本完结]了跟他说的这些话。

「话跟你说[全本完结]了,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小王说[全本完结]话有些感慨的拍了拍
他的肩膀,走了。

李岩在这个时候竟然忽然的豁然开朗,知道怎么做了,下班的时候去了方书
记的办公室,竟然毫不支吾的跟方书记说,「书记,晚上没啥事上我家吃点饭去
啊,让我媳妇整两个菜,在家喝点,省的去外边吃还不方便。」方书记一副道貌
岸然的样子看着李岩,点了点头,「李岩啊,你还是很有发展的嘛,今天就不去
了,我有点事,明天晚上吧,你啊,回去还得好好准备准备你的材料,你放心,
你有这个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你有这个能力,谁也抢不了你的位置。」

听了方书记的定心丸,李岩的心里竟然感觉眼前的方书记简直就是自己的恩
人一样,丝毫没有他是以自己媳妇为砝码来跟自己交换的那种感觉。

张敏听李岩半遮半掩的说了这个意思,看了看李岩迫切期待自己同意的样子,
心里有一点不舒服,眯眼冷笑着跟李岩说,「要是我不同意呢?」李岩心里一慌,
他真的没有考虑过媳妇要是不同意怎么办呢?一下汗都要下来了。

「你就答应了我去陪那个老东西,你问我了吗?」张敏故意冷冷的说。

「媳妇,你不是跟我说咱们什么都可以答应吗?我以为……」「你以为,你
以为我同意你把我当妓女一样送给人操啊?」张敏故意借题发挥,跟李岩一顿噼
里啪啦的臭骂。

骂够了,张敏又妩媚的笑了,「老公,你说你媳妇是不是很有魅力啊?」「
那是那是,我媳妇当然有魅力了。」李岩看有门,赶紧屡杆爬上去。

「行了,让那老东西来吧,你可别到时候受不了就行。为了你,我豁出去了。」
张敏一副舍身就义的架势逗着李岩。

第二天上午,张敏给方书记打了个电话,张敏很会发娇对男人,特别是跟她
睡过的男人,对她有兴趣的男人,「方哥啊。我老公说要到我家来操我来,人家
身子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了,干嘛还要这么糟蹋人家啊,我老公都不知道你睡过
人家了。这么一整不都知道了吗?」

「宝贝儿,你不明白,这样才有意思,到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刺激了,在说
这样你家李岩欠你的情了,以后还敢说你。」方书记老谋深算的说。

「哼,骚牛子你多准备点子弹,别到时候伺候不了宝贝儿。」张敏毫不客气
的跟方书记打情骂俏。

「放心吧,宝贝儿,我昨天没去就是准备今天好好的干你。」「呵呵,我等
着看你要不硬的,我给你咬掉了。」放了电话,在宾馆里自己躺着的方书记看着
已经勃起的下身,不由得对这个刚弄上手的小少妇更有了期待,这小娘们和他以
前弄的女人可真不一样,太风骚了。玩就得玩这样的女人。

「哎呀,方书记,你看请你来吃饭怎么还带东西来啊?」李岩开门看方书记
手里还拎着一个袋子递给自己,有些诧异,领导怎么还会给自己送礼啊,今天自
己在家就是要给领导送礼的,还是一个大礼,活色生香的大礼。

「怎么好意思空手来啊,呵呵,第一次上门吃饭,要说李岩你不够意思,也
不说早点找我来家里吃饭。」方书记东西递给李岩看了眼也迎出来的张敏,「给
弟妹带件衣服,你嫂子从韩国带回来的,一次都没穿,弟妹穿上试试看合适不。」
张敏偷偷瞪了方书记一眼,说是瞪还不如说是抛个媚眼了,接过衣服并没有转身
进卧室,而是等着李岩说话,毕竟李岩还不知道她俩已经暗度成仓过了,下午的
时候方书记给她打电话都告诉她了,让她换上方书记带来的衣服,不许穿内衣。
她并不知道,方书记喜欢别人的老婆跟这件样子的衣服有着很深的渊源,方书记
碰到这样的衣服之后买了五十套各种型号的,准备给五十个少妇穿上,因为他第
一次看一个少妇穿这个衣服就有了很强的冲动,但是那时候他没有地位没有权利,
追了好久也没有成功,当他终于成功了有了地位和权利的时候,他喜欢的那个女
人已经老了,所以当他看到一样的衣服的时候他一次买了各种规格的五十套。每
次能够到女人家里去的时候都会带一套合适的让女人换上,来满足他近乎变态的
一种欲望。

李岩有些隐隐的明白,虽然这个小王没有跟他说过,但是他也隐隐的感觉到
了这件衣服的作用,他以为方书记这个意思就是试探他的意思,如果他们同意就
换衣服,如果换衣服就是说不同意,他还暗暗觉得领导的城府真是够深的了。

李岩生怕方书记会有点不高兴,赶紧回头对张敏说,「媳妇,快去换上,看
看合适不?」

张敏嗔怪的看了李岩一眼,拎着衣服进了卧室。李岩赶紧给方书记让到了沙
发上,一边赶紧把准备好的菜盛的盛,炒的炒,端到桌子上。

李岩借着忙活的感觉冲减着心里的不安和慌张,他很清楚方书记今天来就是
要来干自己的媳妇的,他会怎么玩弄自己的媳妇,自己该怎么说,他会怎么做,
李岩心里都是茫然的,不管自己媳妇在外面怎么样,可是今天要当着自己的面为
了自己的工作被自己的领导睡,李岩心里还是非常难受,可事已至此,李岩只能
不断的忙活着来减轻心里的酸楚和慌乱。

方书记一边观察着李岩的神态一边轻松的看着李岩和张敏的家,房子大概有
六十几平米,本来应该是那种两个屋带厨房卫生间的老式布局,因为就两个人住,
改成了一个是卧室一个是厅,原来厅的那个卧室的墙和门被打掉和厨房通了,这
样从卧室去卫生间和厨房都要经过厅里得沙发旁边。方书记一边打量着这个陈设
一边想着一会儿张敏这个小娘们就会在自己家里被他玩弄,一想起来都有些等不
及了的感觉。

酒菜都弄好的时候,张敏从卧室里换好衣服出来,方书记看的眼睛有些直了,
他已经看过十一个女人为了他穿同样的裙子,可是今天看到张敏穿这条裙子,方
书记有一种以前都白忙活了的感觉,一件长度到屁股下方的白底带小太阳黄花的
短袖大V领连衣裙,紧裹着身体的款式,张敏的身体里没有穿胸罩和内裤,薄薄
的丝缎面料裹着白洁丰满的身材,挺挺的乳房乳型清晰的显示出来,并不纤细但
是绝不臃肿的腰下面滚圆肥大的屁股几乎要把裙子撑得要开线的感觉。裙子下是
裹着黑丝袜的两条长腿,虽然在家里,张敏还是按方书记的要求换上了方书记带
来的一双黑色尖头漆面细金属跟的高跟鞋,在屋里走起路来由于鞋跟高就这几步
也扭出了万种风情。不说方书记看着欲火难耐,连李岩都有点受不了了这种诱惑。

改装后的餐厅是把厨房弄到北阳台上挤出来的,空间很狭窄,李岩很懂事的
让方书记和张敏坐在了一侧,自己坐在侧面方便拿菜,毕竟今天他俩才是主角,
酒喝得是张敏带回来的五粮液,好酒浓厚醇香,李岩一边频频敬酒一边自己也是
不断的干杯,他更想把自己先喝醉,就什么都不用想了,她俩爱怎么弄怎么弄吧,
眼不见为净,可是奇怪的是,每天他喝点就醉,今天喝了半瓶多竟然还是很清醒,
眼角的余光扫到坐在方书记另一侧的张敏神色有点仿佛是春意盎然的感觉,方书
记的左手也一直在桌子底下没有拿上来,不由得有些好奇,假装把筷子掉到地下,
俯下身去捡,在桌子底下,李岩看到了他想到也没有想到的一幕,他的媳妇紧裹
着屁股的裙子其实都褪到了屁股上边,黑色的丝袜竟然是吊带丝袜,而自己的媳
妇根本没有穿内裤,竟然是光着屁股坐在椅子上,而且一条腿是搭在方书记的腿
上,双腿是叉开着的,而方书记没有拿到桌面上的手原来是伸在张敏黑毛丛生的
下体里玩弄着。

等到李岩起身的时候,分明的看到了两个人正在亲嘴看他起身匆忙又不怎么
在意的分开,李岩从薄薄的裙子面料下都能看出张敏的乳头已经硬了起来,胸罩
也没有带,李岩起身后假装有些喝醉了,起身去卫生间,胃里有些不舒服,为了
给两个人真实的感觉,他把手指伸到喉咙里扣弄了几下呕吐起来,清醒的头脑却
清楚的听到张敏高跟鞋在木地板上走到卧室的声音,他知道正戏开始上演了奇怪
的是心里并没有多少的难受,反而有一种轻松了的感觉,可能最难熬的是等待的
那种感觉吧。

从卫生间出来李岩躺在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今天他竟然一点醉意都没有,
也没有困意,竟然分外的清醒,能清晰的听到屋里张敏和方书记的嬉笑和亲嘴的
声音,包括两个人在床上翻滚的声音,李岩有一种想去看一看的冲动,还是觉得
有些心理不舒服,就那么躺着看着快乐大本营的表演,却什么声音也听不到,耳
边都是屋里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一样传到他的耳朵里。

「嗯,不要亲了,受不了了,别咬……嗯……”

「宝贝儿,都湿成这样了,想不想要大鸡吧操你。”

「想,快来吧,难受死了。”

「别脱,就这么穿着,鞋也别脱,你穿这身太骚了。”

「啊——你今天怎么这么大?”

李岩一愣,一边知道方书记应该是插进去了,一边明白两个人果然不是第一
次做爱了,一瞬间李岩心里有点五味杂陈的感觉,他也不知道方书记今晚是要玩
一宿还是干两次就走,听着屋里的两个人开始了有节奏的呻吟和抽送,李岩有点
受不了了,毕竟这是自己的妻子,相爱了三年的妻子,正在屋里穿着骚到极点的
衣服被自己的领导压着操,他有些承受不了这种感觉了。

想了想,李岩悄悄的开门出去,到外面转转去吧,毕竟眼不见为净吧。

李岩不知道去哪里才好,一个人去网吧瞎聊了一个小时的天,也不知道说什
么,反正就是在聊天室里拼命的骂人,逮谁骂谁,踢走就还重新进,就是发泄。

一个小时后,李岩回到家里,开门进屋他就知道他回来错了,那两个人并没
有尴尬,反而是他感觉尴尬,方书记赤裸裸的坐在沙发上,张敏还是那件裙子,
裙子已经就是缠在腰间了,赤裸着乳房和屁股,黑色的吊带丝袜,黑色的高跟鞋,
正骑跪在方书记赤裸裸的腿上,下身赤裸裸的插着方书记的阴茎,双手抱着方书
记的脖子,下身上下的套弄着,方书记抱着张敏的腰,亲吻着张敏跳跃的乳房,
两个人下身交合的声音清晰的回荡在屋里。

张敏听到了李岩回来的声音,她还以为李岩出去不会回来了呢,心里有点尴
尬,毕竟在自己老公面前和别的男人这样做爱还是心里有些接受不了的,不过她
也明白,既然都这样了,要是李岩还过不去这个坎对他们俩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也就没有回头还是投入的和方书记做爱。对于她这样做事充满目的性的女人,做
事就是为了达到目的,现在也是一样,今天的目的就是要伺候好方书记,那么就
不考虑别的,反正这是你李岩让我做的。干嘛要假假咕咕的弄得夹生大家都不高
兴呢。

李岩不知道自己该座哪,屋里只有那个沙发,两个人在用着,他只好走到餐
厅假装给自己倒了杯水。方书记故意装作没有看见他,拍了一下张敏的屁股,
「宝贝儿,起来,趴着来。”

张敏哼唧了一声,从方书记身上下来,转过身双手扶在沙发靠背上,玫瑰红
色的齐耳短发在她低头的瞬间披散下来,裹着黑色丝袜的修长双腿微微叉开,白
嫩的屁股都露在外面,黑色的吊袜带在腿的两侧清晰醒目的透露着难以掩饰的性
感,卷曲的裙子覆盖的腰腹成一个优美诱人的曲线向下弯曲着,黑色的高跟鞋更
是让双腿成了一个性感笔直的线条,李岩回头的瞬间从他的角度都能看见张敏屁
股下边那湿漉漉的阴部和沾到抽插出来的淫水造成的成绺的阴毛,这样的性感的
媳妇,李岩自己也没有看到过得到过,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媳妇还能这么性感这么
风骚,怪不得说别人的媳妇好呢,原来媳妇也是在别的男人面前更能显示出自己
的性感和风骚呢。

本来应该不好意思的两个人没有不好意思,反而是李岩不好意思的装作收拾
餐桌偷偷的用眼角看着连灯都没有关的两个人,方书记赤裸着身子那个阴茎正坚
硬的翘起着,双手抚摸着张敏的屁股,轻松的对准了湿滑的阴道口,在张敏啊的
一声呻吟中,长长的阴茎消失在了张敏的屁股后面,张敏的身体向前一倾,李岩
看到张敏右脚的高跟鞋鞋跟离开了地板,方书记双手抱着张敏的腰,下身开始大
力抽送,可能也是为了在李岩面前显示自己的性能力,大抽大拽,干的啪啪直响,
弄得张敏虽然在李岩面前也是忍不住的呻吟不止,仿佛大海中飘零的小船被弄得
飘来荡去,双腿已经没法站的笔直,膝盖顶在了沙发坐垫上,屁股翘起的更高,
双脚的鞋跟都离开了地,只有尖尖的鞋尖有一点站在地板上。

听着屋里淫乱的声音,两个人的皮肤撞在一起的啪啪声音,那根粗长的阴茎
抽送自己媳妇身体的啪啪声音,自己媳妇按捺不住的呻吟和叫床,他能听到张敏
的下身的湿润程度,仿佛是在水袋中抽送的声音都传了出来,李岩并没有像那些
色情小说里说的有一种兴奋勃起的感觉,反而是一点欲望都没有的感觉,有一种
说不清楚的茫然和不舒服感觉,脑袋里一片空白,看着眼前快速的晃动呻吟的两
个人都没有了什么感觉和意识,默默的慢慢的收拾着厨房和餐桌,眼睛和耳朵却
清晰的能感觉到两个人的动作和声音。

张敏躺在了沙发上,穿着高跟鞋的两只脚在空中翘起晃动着,男人的屁股在
她两条黑丝裹着的双腿间啪啪的起伏着,李岩能感觉到张敏已经被干的来过几次
高潮了,现在已经是意识有些模糊只知道追求性爱和情欲的状态了,头顶在沙发
背上,精心修饰的齐耳烫弯的玫瑰红色短发在这么激烈的性交之下也没有多少凌
乱,丰满有些厚重性感的嘴唇被亲吻的红艳艳的,眼睛闭着张着嘴红嫩的舌尖不
断在嘴唇中伸出来,仿佛一条要濒死的鱼一样不断的娇喘着呻吟着。

「啊,哎呀……”李岩听到张敏的呻吟和尖叫,不由自主的回头一看,方书
记刚刚重重的插了张敏两下,一下拔出来那水淋淋红彤彤的大阴茎,此时的阴茎
高高翘起,显然方书记忍耐了要射精的冲动,用大鸡吧在张敏的肚子上打了两下,
坐在沙发上拍了一下张敏的屁股,「来,宝贝儿,你坐上来。”

「死鬼,你要折腾死我啊。”张敏说着起身,刚好眼睛和李岩对视了一下,
被弄得已经浑身都是欲望和性感的张敏眼神中全是妩媚和放荡的迷乱,看着李岩
的时候,张敏还是眼神中有了一丝不自然和尴尬,毕竟自己穿着这么放荡的衣服
在自己家的沙发上,在自己老公的面前放纵的做爱,躲闪了老公的眼神,张敏跨
坐在方书记的身体两侧,手扶着方书记的阴茎放到自己的下身,缓缓的坐下去,
已经非常敏感的下身充实进来粗硬的阴茎,张敏按捺不住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
「嗯……”

看着张敏骑坐在方书记身上,那粗长的阴茎消失在张敏的屁股下面,看着张
敏双手自然的抱着方书记的脖子,双腿屁股和腰配合着一种非常娴熟的姿势开始
上下套弄,看着张敏的熟练放纵的动作,李岩知道他俩还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张
敏什么时候学会的自然是不用多说了,说真的感觉到这个,李岩的心里有了一丝
轻松的感觉,仿佛张敏这样做让他更觉的可以接受了的一种感觉。

「啊……啊…嗯……哦……要……射吗?射吧!”张敏感觉到方书记的腿和
把着她腰的手都有些用力,对男人非常了解的张敏马上感觉到了方书记的变化,
一边呻吟着一边问方书记。

方书记没有说话,但是粗重的喘息和全身绷紧的感觉让张敏感觉到精液要爆
发时候的男人那种紧张力量。张敏大幅度的抽送了两下之后,把方书记的阴茎深
深的顶到自己的身体深处,娇喘着伸出舌尖和方书记亲吻,双腿跪跨在方书记的
身体两侧和腰肢快速的扭动而不是刚才那样起伏,只是把正在发射和膨胀的阴茎
顶在自己身体深处摩擦挤压。

李岩听到屋里两个人粗重的喘息和张敏那种放纵到极点的呻吟和沙发不堪重
负的呻吟声音,李岩看到两个人那种肉紧的状态,他也明白方书记在射精,在射
精在自己媳妇的身体深处,李岩心里有一个深深的地方忽然疼了一下,疼疼的一
下。

李岩木然的洗[全本完结]碗筷的时候两个人已经结束了战斗回到卧室去了,李岩看着
激烈过后的沙发上的褶皱和水渍,那种男女交合分泌的特殊的味道在空气中飘荡
着,几团皱皱的卫生纸扔在茶几上,上面清晰的有着那黏糊糊的液体,不知道两
个人是谁擦的哪个位置,李岩把纸团扔进了垃圾桶,木然的躺在沙发上还可以清
晰的闻到张敏夹杂着香奈儿五号的那种少妇诱人的体香,每次张敏情欲上来的时
候身体都会有这种浓厚迷人的香味,以前张敏是没有这种诱人的香味的,可是现
在李岩闻着这种香味都不由自主的有了冲动。

方书记并没有走的意思,李岩只好躺在沙发上看着声音调的很小的电视,耳
朵不由自主的竖起来听着屋里的动静。

「啊……啊……嗯……噢……”伴随着床被压迫的声音和张敏的呻吟声,又
一次的战斗又开始了,李岩不由得想起了小王跟他说的方书记在李亚玲家能干一
宿的话了,看来真的不是虚假传说啊。

迷糊中,李岩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一夜就这样过去,早晨脖子硬硬
的李岩在清晨的清冷中醒了过来,刚醒来的刹那李岩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片刻才
从迷茫中醒过来,想起来屋里还有个男人在和自己的老婆睡在一起,而这时他也
听到了屋里方书记的鼾声,心里一阵痛,不过很快理智让他想起了自己该做什么,
悄悄的开门出去买了早点回来,进屋张敏悄悄的从卧室里出来,披着半身的睡衣,
光溜溜的露着长腿和半个屁股,李岩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老婆,虽然还没洗脸
没化妆,可是张敏脸上那种光泽让李岩有点心酸,那种妩媚风骚在脸上清晰的体
现着。

张敏也有些尴尬的看着李岩,没说话,李岩把手里的早餐放在桌子上,没回
头说了句,「我先去上班了,你多睡会儿吧。”

转身开门走了。


全文[全本完结]

淫荡少妇张敏之放纵女人花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