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长篇小说

【色授魂与】1-2



                (一)

  我叫丁一,据我老妈说,取这个名字是因为我老爸在上户口的时候喝醉了,
本来早就起好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叫丁英雄,结果我老爸写了个丁字,又抬笔写了
艹字头的那一横,然后脖子一歪睡过去了,结果我就成了丁一。

  我打小就不什么是英雄,更不喜欢读书,但还是勉勉强强混了个商贸中专的
文凭,被我爸托人发配到一家办公器材销售公司。这公司主要销售商用打印机,
复印机,传真机以及墨盒锡纸还有会计帐本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后来趁着it
的东风还代理了某品牌电脑。

  我在这家公司一干六七年,从一个新鲜人,干到了销售主管,主要负责电脑
商用机这块。这一天我正在办公室无聊的翻着佳能的新品目录,突然手机响了起
来,我看了一下,是吴浩,我的初中同学。

  「喂,丁一,有生意给你做,你今天下午过来一趟啊。」

  「哦,什么生意啊,你小子没少诳我,是不是又想宰我一顿海鲜啊?」

  电话那头嘿嘿一笑,说:「这次是真的,你到我办公室来吧,下午3点,我
详细跟你说。」

  这时间到真的不像是要宰我,我又问:「到底什么生意啊?」

  那边有意压低了声音说:「我们学校要更新一批电脑,打印机,复印机,传
真机什么的,也要换一批,哎呀,你来了我再详细跟你说。」

  我一听来了精神,这个月还没怎么开张,吴浩学校的规模我是知道的,要是
拿下这么个单子,光提成就能弄个10万八万的,够吃半年的了。一激动就说:
「那行,谈完了我请客,咱们海上仙。」

  挂了电话我就开始后悔,海上仙的菜不便宜,这八字还没一撇,我这上赶着
请得哪门子客。看了看表,快12点了,收拾东西,跟老板说下午要去谈客户,
溜溜哒哒离开了公司。

  随便找了家馄饨馆解决了午饭,想想还早,就决定回家先睡一觉,到家把闹
表上好,爬上床却摸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把被子掀开,发现竟然是个裸体的女
人。那女人背对着我,长长的黑发,睡得很熟,光滑的肩膀随着呼吸而轻微的起
伏,我不禁想看到她的正面,于是小心翼翼的探身过去,就在马上要看到她的脸
时,突然想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我一激灵,慌乱的四顾,才发现哪里有什么裸女,是闹表在响。我擦擦额头
上的汗,按死闹表瞅了一眼,啊,已经2点半了,我马上穿上衣服打了个的飞奔
到了吴浩的学校。

  吴浩中学时酷爱武侠小说,我们的友谊就是在交换武侠小说中结成的。后来
他上了大学,毕业后留校,先当了几年讲师,觉得教书没实惠,就主动要求调到
了学校的总务处,去了不久就从学校食堂外包中捞了一票,从此一发不可收。我
们的关系并没有因为生活轨迹的不同而疏远,反而是更喜欢凑在一起胡吃海塞侃
大山。

  到了学校,我直奔吴浩的办公室,却发现办公室的门锁着,敲了半天没人,
我四下张望,看到楼梯口一块告示板上写着2点-3点例会,地点是礼堂。我看
了看表,已经3点05了,例会该结束了,突然发现告示牌上方的挂表指针2点
20。

  我又掏出手机看了一下,2点21,莫非我的手表快了近40分钟?怪不得
我觉得根本没睡踏实。我有些泄气,无聊的在走廊里踱着步,办公区里很静,只
有我的脚步声。

  等等,好像不止我的脚步声,我停了下来,仔细分辨着,走廊尽头传来低低
的声音,是哭泣?不对,是呜咽?不像。嗯……是呻吟?我的好奇心召唤着我来
到了走廊的尽头,那是一间很大的办公室,因为在拐角处,前后有两个门。

  我抬头看了一下门框上挂的牌子,广播室。这时呻吟声更加清晰,我屏住呼
吸,把耳朵贴在门上,里面细细索索,除了不时传来的轻声呻吟,听不清什么。
我轻轻推了一下门,里面锁上了,上面倒是有两块玻璃,不过是磨砂的。

  我的好奇心完全被勾起来了,有点气急败坏,扭头看到了后门,马上蹑手蹑
脚的转到后门。还好,门虽然也是锁的,但上面是透明的玻璃,不过被报纸遮了
大半,只剩底下一条一指宽的缝隙。我趴在门上,透过缝隙往里张望,映入眼帘
的是一片雪白,看不清是什么。

  我正在疑惑,突然那片雪白动了起来,就好象电影的特写逐渐拉像远方,我
这才看清那是一个女人雪白的胸脯,刚才是因为角度离得太近了,封死了我的视
角。这时耳边清晰的听到那个女人的喘息声,低低的,很销魂,听得我喉头有点
发干。

  顺着缝隙努力张望。这才看清,屋里的女人靠着一张办公桌,一条腿架在椅
子上,上身穿一件条格女士衬衣,纽扣早已敞开,嗯,黑色的胸罩,极尽性感,
已经被推到了乳房的上面。乳房很大很沉的样子,但乳头很小,粉红色的,配上
雪白的皮肤,真是好看。

  她下身一条淡蓝色的裙子,已经被撩到腰际,底裤被拉下一段,是……嗯,
我看不太清楚,因为一个背对着我的男人挡住了大半。那个男人正在大力的揉搓
那一对雪白的丰乳,不时的空出一直手探到女人的下身。女人随着男人的力度,
轻轻哼着,当男人的手探下去时,不时的发出销魂的啊声。

  我看得血脉喷张,但受制于缝隙的范围,看不到女人的脸,只看到女人一头
乌黑的长发,不时的随着男人揉搓乳房而甩来甩去。男人把一对雪白的豪乳搓得
微微泛红了,还不时低下头嘬一嘬粉红色的乳头,换来女人更销魂的叫声。门外
得我真恨不得把那个男人一脚踢开,自己提枪上阵。

  正在这紧要时刻,突然铃声大作,男人一愣被女人轻轻推开,女人赶紧放下
腿拉上内裤,整理好胸罩开始低头系衬衫的扣子,我这才发现男人的裤子早已拉
开,想来是那女人刚才手握男根,帮男人手淫。

  这时楼上礼堂开始人声喧闹,开完例会的教师们有说有笑,三三两两的下楼
了。我意识到刚才的铃声是3点,学生下课,教师例会结束。我有点意犹未尽,
下面的小弟弟涨得难受,毕竟这种真人秀比A片要刺激太多了。我的眼睛还是没
离开缝隙,想看清那女人的脸,看看到底漂不漂亮,但那个男人已经拉上裤链,
准备开门出来了。

  我一惊,赶紧离开后门,转过拐角站在面对操场的窗前装作欣赏窗外校园的
景色。听到身后开门的声音,我很自然的转过头去,看到那个男人,是个学生模
样,年纪很轻,比较瘦,五官清秀,看到我在看他,眼神复杂的瞪了我一眼,扭
头下楼去了。

  我以为那个女人也会跟出来,等了半分钟,却悄无声息,我有点纳闷,就又
凑到后门的缝隙向屋里张望,却看到那女人背对着我,坐在一张办公桌前,一头
乌黑的头发披在肩上,正在低头写着什么。

  我正看得出神,背后有人叫,丁一,你干嘛呢?听声音我就知道是吴浩,赶
紧回头,就看到这个吴胖子拿着个会议记录本走过来,我讪讪笑着,说,才开完
会啊。啊,你早来了啊?在这傻站着干嘛呢?走,走,去我办公室。吴浩一脸的
兴奋,丝毫没有纠缠于我无缘由的撅着屁股扒门缝,还边走边压低声音,用记录
本挡着嘴说,这次该咱哥俩发财了。

  事情还真像吴浩说的,因为学校正准备什么211工程,有笔经费,准备把
几个电教室的电脑都换换。现在用得那批破电脑,还是吴浩他们上学时用的,早
就落后好几代了,学生们都抱怨了不知多少次了。另外学校上下2,3十个科室
和教研所,也准备上一批新的打印机,复印机之类的。吴浩马上就想到了我,就
给我打了电话。

  我算了一下,学校几个电教室加上老师办公室,大概需要近800台电脑,
打印复印传真机什么的,加起来也要7,8十台,算下来提成差不多要6位数,
但这还是小头。

  关键是淘汰下来的旧机器,在账上早就折旧光了,吴浩做做工作,象征性的
收点钱,基本就可以免费让我拉走,回去就算当垃圾卖掉,也是不菲,光一个旧
型号的佳能商用机,就要5000块不止,这才是大头。

  当下我和吴浩商量了一下,虽然吴浩主管这笔采购,但还需要几个领导签个
字,也需要走个暗标的形式。我答应事成之后跟吴浩平分,另外连吴浩带几个领
导一人配一台笔记本电脑。事情基本谈得差不多了,吴浩让我回去准备一下暗标
标书,下周送过来就行。

  我说:「走吧,海上仙,咱不都定好了吗?」吴浩笑笑说:「还没到点下班
啊,现在大小也是个干部,何况这还是个肥缺,很多人都盯着呢,影响不太好,
这样,你先去,我5点半准到。」我说:「行!」,心想正好,我还没订座呢,
先去订个包房好了。

  我从吴浩办公室出来,抬头就望见了走廊尽头的广播室,我惊讶的发现门是
大开着的,不由自主的就走了过去,想看看那个女人还在不在。结果却让我很失
望,屋里只有一个40多岁带眼镜的中年男人。他看到我在探头探脑,便站了起
来问道:「你找谁?」

  「哦,我是来送广播稿的。」我急中生智。

  「广播稿?你不是学生吧?」

  「哦,是这样,我妹妹让我来交给她的同学,叫什么来着,反正是个长头发
的女孩。」

  「嗯?」中年男人一副不相信的表情,那你把稿子放在桌上吧。说完便不再
看我,转身自顾自的整理东西去了。我轻舒了一口气,观察了一下,找到刚才那
女人的桌子,装模作样的把刚才吴浩给我的采购单放在桌上,趁机在桌上寻找着
有用的信息。

  但桌上干干净净,没有任何带有名字的纸张文件。正当我又一次感到失望的
时候,突然发现地面上有张卡片,我捡起来一看,是张女孩子的学生证,上面一
张小小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子唇红齿白,十分漂亮,长发披肩,浅浅的笑着。
虽然并没有什么证据,但我几乎一眼就认定她就是刚才的那个女人。我压抑着内
心莫名的狂喜,看了看姓名一栏,两个字,江铃。

                (待续)

                (二)

  借口拿错了稿件,在中年男人怀疑的目光中,我溜出了广播室。先去海上仙
订了个四人的小包房,然后给老板打电话报喜,顺便试探了一下提成的金额,最
主要的是告诉老板,相关主管要求晚上在海上仙吃饭,并暗示如果饭局顺利,下
周即可签合同,请老板定夺。老板一听二话不说,一口应承下来。放下电话,我
告诉服务员,燕窝,鱼翅,鲍鱼,捡最贵的上。

  时间还早,我靠在椅子上,想抽根烟等吴浩到来。摸到兜里,却掏出了那张
学生证,不由得一边把玩,一边回想今天下午的那幕春色,好像我手里不是那张
薄薄的纸皮,而是那女人沉甸甸,雪白雪白的丰乳,心里想,江铃啊江铃,真想
上了你啊。正思量间,吴浩推门而入。

  我慌忙起身相迎,见到吴浩背后还跟了个女人,看年纪很轻,但很有风韵,
一身套装,很像职场上的白领。吴浩进得门来,见我迟疑,哈哈一笑道:「介绍
一下,这是我们学校信息系的林玉,这次采购做我的副手,咱们的事情她知道,
这次一块来熟悉一下,交个朋友,你不会见怪吧。」

  说完趁林玉落座的时候,凑过来小声对我说:「她可是我们校长的红人。」

  我当然明白吴浩的用意,毕竟他在学校也不是一手遮天,赶紧示意服务员燕
窝鱼翅什么的再加一份。然后把菜单递给林玉,说:「女士优先,想吃什么,不
要客气。」

  林玉轻轻一笑,随手翻开菜单,却「咦」了一声,我才发现刚才把玩的学生
证被我夹在菜单里,正巧被林玉看到。于是我赶忙想收起学生证,却被林玉叫住
了。

  「等等,我看看。」

  我只好把学生证递给她,嘴里说:「这不今天下午到你们学校嘛,出来正好
捡到一张学生证,我还想着晚上给吴浩,让他物归原主呢。」

  「这不是我们系的江铃吗?」林玉看着学生证上的照片说道,「那回头我还
给她不就得了。」

  我一时有点错愕,一方面为了解到她所在的系而高兴,一方面又对失去学生
证有种莫名的不甘。

  这时旁边的吴浩端着茶水,也凑过来看了看,跟林玉说:「这不是那个广播
员吗?」

  林玉点了点头道:「就是她。」

  我脑子转了几转,没想到什么好主意,心说稍安毋躁,知道了这么多信息,
想上她不是迟早的事吗。于是嘴里说道:「来,来,点菜,点菜。」

  席间宾主相谈甚欢,林玉的言谈举止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温文尔雅这四个字
是对她最好的注脚。当然,我们三个最终敲定了投标方案,这时我才知道,吴浩
只负责拨款采购和废旧机器处理,最终还是要林玉这个技术代表把我们的方案报
给院长才行。一切谈妥,我举起酒杯,说:「为了我们的合作,先干为敬……」

     ***    ***    ***    ***

  几天后,我拿着按照林玉的要求修改的标书去了学校,正式投标,一切都很
顺利。办完正事后,我又溜达到了吴浩的办公室,其实吴浩带队去另一所学校观
摩,并不在学校。我只是下意识地想在校园里碰到江铃。

  上楼后径直走到广播室,前后门都锁着,我又贴着后门的缝隙张望了一下,
确实没人。心里不由得一阵失落,在走廊里徘徊了几圈,依依不舍地下了楼梯。

  楼梯下到一半,却见一个女学生挎着个包,蹬蹬蹬地跑上来,我心情一阵激
动,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声,江铃。

  那个女学生果然停下了脚步,扭头狐疑地望着我,我这才看清,这是一个短
头发,圆圆脸,长相可爱的女生,但不是江铃。她盯着我,让我感到有点尴尬,
于是赶紧说:「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她劈头一句:「你找江铃?」

  我条件反射地答了一句:「啊?」

  她在图书馆阅览室,这女孩说完扭头往楼上跑,我的眼前是被牛仔裤包得紧
紧的两个小肉球一跳跳顺台阶而上。

  问了下图书馆的位置,我边走边在考虑找个什么样的机会才能认识江铃。也
许是我太专注了,经过图书馆的走廊时和迎面而来的一个女人撞了个满怀。这女
人抱着一摞书,一时间散了一地。

  我连忙上前一边扶起她,一边连声说对不起。可当她抬头时,我不禁一愣,
这不就是江铃吗。她看上去比学生证上更漂亮,穿一件乳白色短袖衬衣,胸前有
两个兜的那种,鼓胀的胸脯把衣服撑得很高,好像那两个布兜里塞了馒头一样。

  我愣愣地盯着她的前胸,脑海里全是那天广播室里的情景,就好象那对雪白
巨大的乳房在我的手里揉搓得微微泛红,而先前来时所设想的相识方式早就抛到
九霄云外去了。

  「你怎么回事啊,走路不看路的?」江铃面带愠色开口道。

  一听她开口说话,虽然是责备的口吻,但那软软的声音,还是让我耳边立马
响起了她那天的呻吟。果然是个尤物,不但长得漂亮,连声音都很好听。片刻工
夫,我恢复了镇定,一边帮她拾起地上的书,一边笑道,这么宽的走廊,就算是
我不看路,可你不会也不看路吧,怎么就往我身上撞呢?

  江铃一时语塞,气鼓鼓地一把夺过我拾起的书,转身就走。我没想到她脾气
还挺刚烈,忍不住喊了一句:「江铃。」她一愣,转过来狐疑地看着我,分明是
在问我怎么知道她的名字。我一笑,说:「前几天,你是不是把学生证丢了?」
她抿了抿嘴唇,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

  「那是不是你们系的林主任把学生证还给你的?」我继续说道。

  江铃上下打量着我,迟疑地问道:「你是我们学校的老师?」

  「我叫丁一,不是你们学校的,你的学生证是我捡到的,至于林主任那就说
来话长,这样吧,今晚一块吃个饭,我呢,算给你赔礼道歉了,你呢,算感谢我
物归原主了。怎么样?」

  江铃撇了撇嘴,说道:「学生证有什么,大不了就补办一个,干嘛要跟你吃
饭?」说完扭头就走。

  我一时愣住,这丫头的脾气还真是难琢磨。望着她的背影,那婀娜玲珑的身
段,我眼前又浮现出那日的春色。不知怎么,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我就觉得她
在我面前就是全裸的,我的眼前都是她雪白高耸的胸脯,丰胰的大腿,平坦的小
腹。小婊子,我迟早上了你,我不禁恶毒地这么想。

     ***    ***    ***    ***

  项目进展的很顺利,几个负责人在私下收到笔记本电脑后爽快德签了字,第
一笔预付款也已经到帐,而我更了解到吴胖子正在追求林玉。可是自从上次在图
书馆前碰到江铃后,我苦于没有更好的机会接近她,思前想后,始终没什么好办
法,于是决定还是找个机会跟吴胖子说下看看。毕竟他在学校里,想个办法比我
方便得多。

  我正在办公室斟酌怎么跟吴胖子开口,老板推门进来,冲我嘿嘿一笑,说晚
订了包房,替我庆功。我一愣,心忖这吝啬鬼也要放血了?连忙点头答应。

  包房在滨江大酒店,开始我还纳闷怎么选了这么个地方,推门看到老板左拥
右抱才明白,这不光是请我吃饭,分明还要嫖嘛。果然,酒过三巡,老板起身说
在楼上订了房间,接着把妈妈桑叫来低语了几句,然后冲我暧昧地一笑,说道:
「你今晚随意,玩得高兴点,我买单。」

  老板走后,妈妈桑一脸媚笑地问我:「老板喜欢什么类型的啊?」这种地方
我虽然不是没来过,但都是陪客户,自己操刀上阵还真是头一回,只好说了句:
「随便吧。」

  不一会,进来几个小姐,丰满妖娆的,清纯可爱的,各有不同。我看了看,
指着一个瓜子脸的说:「就她吧。」

  那小姐马上冲我甜甜一笑,说:「谢谢老板。」

     ***    ***    ***    ***

  这小姐姓马,我躺在床上,一只手按着她的头,让她给我深喉口交,一边调
笑地跟她说,以后我就叫你马子吧,她乖巧地使劲吞了吞我的肉棒,好像是在点
头一样。我拉着她的头发把肉棒拔出来,让她趴好,我从后面进入。她的屁股很
大很圆,但腰很细,掐着她的腰,前后进出,很是惬意,不一会,我就投降了。

  完事之后,我和马子进了浴池,她把全身打上沐浴露,然后抱着我磨蹭,乳
房不算大,但很饱满,像两团硕大的果冻,在我身上滑动,让我很是舒服。出了
浴室,我问:「你多大了?」她答:「21。」我很想接着问,怎么干这行了。
不过觉得实在没什么意思,于是随口说了句:「留个电话吧。」

  马子像是司空见惯了,撇嘴一笑,说:「哟,老板,你下次还想找我啊,不
腻吗?」

  我尴尬地笑了笑,咳了一声,说:「你叫我丁哥吧,其实,我不是你想的那
样……」

  马子扑哧一乐:「得了吧,你哪样啊?」

  我立时觉得和她这个欢场老手,我只能甘拜下风。可能马子对我的窘态颇为
新奇,笑嘻嘻地盯着我看了半天,然后撕下一张便笺,写了个号码递给我。

  「这是我的手机,要打的话下午打,其他时间我不接的,丁哥……」她故意
把这两个字托了很长的尾音。我有点无奈,自嘲地笑笑,接了过来。

     ***    ***    ***    ***

  在马子的服侍下,我穿戴整齐,精神饱满地出了房间,朝走廊的电梯走去。
快到电梯口时,我蓦然发现,一个熟悉的女人正在从电梯间走出来。我一惊,赶
忙躲到旁边的楼梯口,偷眼观瞧。

  只见林玉依偎在一个年逾半百的老者怀内,朝房间走去,神态颇为亲昵。我
有点摸不着头脑,但下意识地作对了一件事,就是赶快掏出手机,不停地拍下画
面。直到他们没入房间,我才从楼梯间出来,心里却理不出个头绪,想想还是先
回家会会周公好了。

                (待续)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色授魂与】1-2,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